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潛農在田 > 第92章 愛情(5)
    齊磊的愛情就這樣來了,來得驚天動地,刀光劍影血流成河。

    當天下午,齊磊帶著莊小蝶上了一輛面包車的士,直接說道:“包你的車,去皖中淝縣!”

    面包車司機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對慌忙私奔的小兩口,漫天要價:“一百五!”

    “開車,我給!”齊磊毫不猶豫。

    干活干了兩個多月,一分錢工資沒結算。但是齊磊這段時間跟著王耀巖參加酒局,每次飯后小賭,都能分一點辛苦費,一來二去的,已經攢了千把塊。

    面包車司機大喜過望,開車就走。

    莊小蝶抱著齊磊的胳膊,依靠著齊磊的肩上,憂傷地說道:“也不知道俺哥和俺表哥怎么樣了,有沒有被你打死,你也是太狠了,大舅哥你也打……”

    齊磊哭笑不得:“我打他的時候,他還不是我大舅哥好吧?”

    莊小蝶嘆氣,又問:“如果俺哥和俺表哥被你打死了,你會不會被槍斃?俺好怕,如果你被槍斃了,俺哥哥沒了,丈夫也沒了。”

    齊磊想了想,說道:“應該沒死,我到現在還沒聽見警笛的聲音。你擔心也沒用,等我回到家里就知道了。如果你哥和葉飛死了一個,公家的人,肯定在我家里等著我。”

    莊小蝶點點頭,抱著齊磊的胳膊打瞌睡。

    路況不好,四百多里路,出租車跑了五個半小時。

    天色黑透的時候,齊磊終于帶著莊小蝶回到了家鄉的縣城。

    本來,齊磊可以連夜回家的,但是卻在縣城里找了個旅館,帶著莊小蝶住了下來。

    莊小蝶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一切都聽齊磊安排。

    來不及吃晚飯,齊磊帶著莊小蝶去買衣服,換洗的衣服,結婚的衣服。

    縣城里面有地攤,也有服裝夜市。

    齊磊大手大腳的,給自己和莊小蝶各自買了兩套衣服,買了皮鞋,買了一個大號的旅行包,又花了四百多。

    莊小蝶看見齊磊花錢如流水,非常開心,以為自己遇上大款了,以為齊磊是小康之家大富之門。

    買了衣服之后,齊磊這才帶著莊小蝶吃晚飯,然后回旅館里休息。

    兩人自然是住一個房間。

    齊磊說道:“今晚就是我們的新婚之夜,莊小蝶你可想好了,如果后悔的話,現在還來得及。”

    “俺不后悔!”莊小蝶躲進被窩里,脫了衣服,一件件丟出來。

    齊磊關了電燈,鉆進了被窩里。

    此處省略一萬字,再省略一萬字……

    做了夫妻之后,齊磊卻又開燈,坐了起來,打量著莊小蝶的臉。

    莊小蝶笑了笑,問道:“俺好看嗎?”

    “一般吧,還行。”齊磊點了一根煙,靠坐床頭想心事。

    莊小蝶裹著被子,也坐了起來,問道:“齊磊,你在想什么?”

    齊磊忽然一笑,說道:“我在想……我們這樣,算是愛情嗎?”

    莊小蝶靠著齊磊的肩膀,幸福地說道:“當然是愛情了,俺愛你,你也愛俺,都做了夫妻,還不是愛情?”

    “大概是吧。”齊磊丟了煙頭熄燈睡覺,心里卻想,這愛情怎么跟書里寫的不大一樣?

    對比小裁縫和振華的戀愛,齊磊也覺得不一樣。

    愛情,應該有個發展,一開始互相有好感,然后拉手,然后親嘴,然后結婚……然而自己和莊小蝶,卻根本沒有發展的過程,省略了前面的所有程序,直接跳到了最后。

    或許振華和小裁縫之間,才算是愛情吧。自己和莊小蝶,就是誤打誤撞做了夫妻,與愛情無關。

    再一想,愛情又不能拿來賣錢,有沒有本就無所謂。對于農村人來說,有老婆就行,老婆會生孩子就行!

    第二天早上起床,齊磊還是不急著回家,帶著莊小蝶先去河源鎮,找了一家照相館,照結婚照。

    結婚是大事,總得給以后留下一點記憶。

    照相館的師傅,給齊磊和莊小蝶化妝。

    莊小蝶上了妝,容顏照人,也有些傾城傾國的模樣。

    齊磊發現她還是蠻漂亮的,就是個子高了一點,比自己高半個頭,不太協調。

    拍照的時候,照相師傅說:“那個男同志,我端個矮凳子來,你站上去,站在女方的身后,我用一個花籃,擋住你的雙腳和凳子……”

    “就這樣照吧,一個留念而已,真實最重要!”齊磊說道。

    照相師傅尊重齊磊的要求,給齊磊和莊小蝶來了一張特別真實的留影。

    齊磊穿著大一號的西服,打著歪歪斜斜的領帶,黑不溜秋人瘦毛長。莊小蝶面容嚴肅,穿著大紅色的半截風衣,穿著三寸高的高跟鞋,站在齊磊的身邊,一只胳膊搭在齊磊的肩上,將齊磊半擁在懷——怎么看都不像結婚照,像一個女勞教干部,在鼓勵一個失足少年。

    照了相,師傅說道:“要快照的話,一百二,三天之后就來拿照片。慢照的話,八十,一個星期以后來拿。”

    “就三天吧。”齊磊丟下一百二十塊,又帶著莊小蝶去逛街。

    買了一輛二六自行車,買了兩條香煙,把身上的錢花得精光,齊磊這才騎上車,帶著莊小蝶,夫妻雙雙把家還。

    河源鎮到東灣村,二十里路。

    齊磊吭哧吭哧地在前面蹬車,莊小蝶抱著大旅行包坐在后面。

    快到吃飯的時候,齊磊帶著老婆回到了東灣村。

    “到了到了,這就是我家!”齊磊下了車,擦擦頭上的汗,回頭問道:“莊小蝶你多重?累得我渾身汗。”

    “不知道,俺也沒稱過。”莊小蝶打量著齊磊的家,很吃驚:“齊磊,這就是你的家,這么……窮啊?”

    齊磊的家,也就是十年前建造的四小間矮房子,東頭兩間是瓦頂,西頭兩間還是草頂。

    墻壁是土磚,坑坑洼洼的像是麻子臉,而且還東倒西歪的,用幾根木料撐著。

    齊磊瞪了莊小蝶一眼,說道:“我昨晚就問你了,你說不后悔的。現在還沒進門就嫌我家窮,什么意思啊你?我很窮嗎?你看我很窮嗎?”

    莊小蝶吐了吐舌頭,說道:“俺就是說一下,俺沒有嫌你家窮。”

    齊磊的母親蘭玉芝,正在屋里干活,聽見兒子的說話聲,急忙走出來查看。

    一眼看見兒子穿著新衣服,帶著一個大姑娘回來了,蘭玉芝以為自己看花了眼,愣愣地不敢相信!

    齊磊停好自行車,上前說道:“媽,我給你把兒媳婦帶回來了,這丫頭就是,她叫莊小蝶。”

    “真的?真是你的……對象?”蘭玉芝震驚無比,反復打量莊小蝶,還是不敢相信,又對兒子說道:“齊磊,你不是在胡說,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什么對象?什么開玩笑?我再說一遍,她叫莊小蝶,是你的兒媳婦,是我的老婆!”齊磊無可奈何,搖頭嘆氣。

    蘭玉芝終于有些相信了,放出笑臉,走向莊小蝶:“孩子,你真是、真是……齊磊的……”

    “這是我媽,叫媽。”齊磊對莊小蝶說道。

    “俺媽,你好。”莊小蝶沖著蘭玉芝點頭一笑。

    “點頭不行,我們這里的規矩,媳婦第一次見到婆婆,要跪下磕頭的。”齊磊又對莊小蝶說道。

    莊小蝶單純,信以為真,把風衣下擺卷起來,撲通一聲就跪在蘭玉芝的面前,磕頭道:“俺媽,俺給你老人家磕頭了!”。

    蘭玉芝喜從天降,手足無措,慌忙攙起莊小蝶,緊緊握住她的手,又哭又笑:“好孩子,好孩子,原來你真是我的兒媳,老天有眼啊,我也有兒媳婦了!來來來,快進屋里坐!”

    齊磊得意,在一邊咧嘴大笑。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