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修仙萬年當奶爸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自家人
    “算了。”

    “人,都是生死有命。”

    “還是讓他家屬,為其準備后事吧。”

    譚瀟水講究順其自然。既然開始人家不相信他,還把他當擋路石頭似得拉出來,現在不可能見人家來求他了,就再出手。

    更何況,現在這女人,還是不完全相信他,還在猶豫的杵在這里,都還沒有親自開口相求。

    方遠游不說話了,他明白,譚瀟水已經冷靜下來了。知道自己的藥丸,不一定能救活病人,就不會去蹚這趟渾水了。免得給自己招惹麻煩。

    之前,肯定是頭腦發熱,說自己的丹藥能治好病人。

    還好,當場遭到了質疑。讓他躲過了這一劫。

    要不然,他都不好怎么向謝商交代。

    “小伙子,對不起。”

    “請你……”老趙的妻子心里還是很猶豫,都不知道怎么說。

    譚瀟水么有理會,就躺在臥鋪上繼續睡覺。

    小家伙被打擾了,轉過身子,瞪著眼睛,看著面前這女人。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張玥連看都沒有看那女人,只是狠狠的關心著小家伙。

    “人家也沒有把握。”

    “算了。我們在前面車站停車。讓你丈夫馬上下車去醫院。”

    方遠游只好安慰老趙的妻子。

    “我爸爸很會治病的。”

    “這樣給你打一針,就會好的。”

    小家伙聽到醫院兩個字,就認為是這個女人病了,想要爸爸治病。

    方遠游驚了一下,知道小孩子不會說謊。雖然不會辨別,但是見過的事情,會記得很清楚。

    只是,他不知道,譚瀟水是中醫,怎么會給病人打針。

    “請你,請你再去救救我丈夫吧。”

    “小伙子,求你再去救救我丈夫吧。”

    老趙的妻子終于懇求起來了。

    “我父親都尊稱人家大師。”

    “你求人家,還對人家這么無禮。”

    “譚先生,不要理會。”

    張玥當即冷哼起來。

    覺得這個女人,真的認為自己有點錢,或者是有點身份,還這么托大。

    這哪里像是在求人啊,簡直就是白癡一個。

    譚瀟水沒有做聲,就像什么都沒有聽到似得,還發出了輕微的鼾聲來了。

    “我爸爸睡著了。”

    “噓,別吵著我爸爸了。”

    小家伙當即像個大人似得,用小手做了一個靜聲的動作,提示別人不要說話了。

    吃了閉門羹,本來是抱著試試的心態的老趙的妻子,就馬上轉身離去了。

    她也想到了,譚瀟水肯定是不可能保住她丈夫的命。剛才那老中醫也是說試試,沒有確定呢。她就不可能拉下面子來苦求譚瀟水。

    只好等火車到了前面的小站,馬上下車,趕往附近的醫院。

    這時,她也不相信譚瀟水說的,她丈夫還只有一刻鐘的時間了。

    人家一個老中醫都沒有看出來,他一個毛頭小子不可能看出來。

    只是,當她趕回軟臥,就見軟臥門口的一眾人,面色都很凝重。

    “快看看你丈夫吧。”老中醫重重的嘆息了一下。

    “怎么了?”老趙的妻子驚了一下,馬上進了軟臥。

    “啊!老趙,老趙。”

    她發現老趙已經停止了呼吸。

    “你們怎么不幫我搶救啊。”

    “幫我搶救啊……”

    老趙的妻子當即嚎叫了起來。

    “現在能搶救他的,只有那個年輕人了。”老中醫忙說。

    他想到,那個年輕人,能準確的說出病人還有多久的生命,憑這一點,就不簡單。那他再過十年,都還達不到那個境界。

    而且,對于能準確的判斷病人生死的中醫,其醫術之高,就不是他能望其項背的了。

    如此,就不能看到人家那么年輕,就輕視了人家。

    當然,他也想到,譚瀟水是瞎蒙的。

    可是,作為從醫四十來年的經歷,他知道,說人家瞎蒙,都是表示自己的無知。

    人家不判斷病人的生死,就不會瞎說的。只會說病人的病情如何嚴重,可能會怎么樣。不會下斷言的。

    下了斷言,就是有真本事。

    只是,譚瀟水那么年輕,就擁有了如此高超的醫術,就讓他難以接受了。

    “別開玩笑了。”

    “您老中醫都沒辦法,他那么年輕,能有什么辦法。”方遠游馬上以質疑的方式,幫譚瀟水擋住麻煩。

    不說譚瀟水醫術到底怎么樣,就是醫術了得。現在人都死了,人家醫術再高,都不可能起死回生的。

    “老趙,老趙……”

    “你就這么丟下我了,我該怎么辦……”

    老趙的妻子當即癱坐在車廂里,撲在軟臥上發出悲慘的哭聲。

    方遠游和乘警長,馬上分別打電話,向上級報告。

    這時,就取消在前面的小站停留了,只好到前方的沿線車站停靠。

    那老中醫就輕輕的問方遠游:“剛才那位小先生,現在哪個車廂。”

    方遠游怔了一下,不想讓這別人去打擾譚瀟水,也不知道這老中醫是什么意思。就哦了一下:“他是我們領導的客人,現在,正在睡覺。”

    老中醫忙笑道:“我是省中醫院的張淵,你們車站的謝商是我侄女婿,”

    “我現在想向那小先生請教請教。給個方便吧。”

    “啊。”方遠游瞪大了眼睛,沒想到這個老中醫,竟然是謝商的叔岳父。

    那真的是一家人了。

    只是,他不敢就這么相信了張淵的話。忙笑道:“你說的那位小先生,就是謝站長的親戚。”

    “你給謝站長打電話吧。”

    “啊!”張淵當即驚了一下。

    沒想到還碰自己家人了。

    他當即給謝商打了電話。

    方遠游證實了是謝商的叔岳父了,就馬上帶著老人家,趕去見譚瀟水。

    “譚瀟水,沒想到這位張先生,是謝站長的妻子的叔叔。”

    聽方遠游說老中醫是謝商的叔岳父,譚瀟水可不能怠慢了。這可是妻子娘家的親戚啊,他必須要以禮相待。

    就忙微笑著:“張叔,請坐。”

    張淵忙笑道:“沒想到我們是自家人啊。”

    “這剛才不聽他說起,我還不知道呢。”

    “你是哪個醫學院畢業的。”

    “我是洲城大學畢業的,學的法律專業。”譚瀟水輕輕的笑道。

    “啊!那你是跟那個學的中醫?”既然是自家人了,張淵說話也就隨和一些了。問得也直白,沒有文縐縐的問“師從何處?”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