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中國石油人 > 第十八章 長興工
    轉眼,將近一個月過去了,魏瑩也算是基本適應了,鉆井隊的生活。

    雖然,一個月的時間,過的很快,

    但是,對于魏瑩來說,卻是她艱難適應的一個月。

    在這一個月時間里面,魏瑩克服了一個女孩,在野外環境工作和生活中的,種種困難。

    同時,魏瑩也適應了緊張,快節奏的工作,以及艱苦的生活。

    魏瑩從小在礦區家屬院長大,她小時候,雖然沒有吃過什么苦。

    但是,這一個月以來,算是吃了人生,最大的苦和累。

    不過,魏瑩記得,父親時常教育自己的那一句話,

    人生,就是吃苦的。

    只有吃苦了,才能成長,才能變的成熟。

    所以,每當魏瑩在面對那些,自己從來沒有遇到過,甚至無法克服的困難,和無法堅持下去的苦的時候,

    她總是以父親的這句話,來勉勵自己。

    而隊長陳比叡,對魏瑩也是看在眼里,欣賞在心里。

    他沒有想到,自己眼中的城市女孩,吃不了苦的大學生魏瑩,竟然能夠在如此艱苦和枯燥的環境當中,堅持下來。

    這天,當魏瑩正在柴油機機房,認真工作的時候,

    隊長陳比叡,走了過來。

    他看著一絲不茍的魏瑩,說道:

    “魏瑩,辛苦了,先休息一會兒,再工作。”

    魏瑩轉身,看到突然過來的隊長陳比叡,她吃了一驚,說道:

    “隊長,您今天,怎么過來柴油機機房這里了?”

    在鉆井隊上,隊長一般都比較關心,鉆臺上面的工作,不太關心機房的工作。

    所以,作為隊長來說,陳比叡也基本不過來,柴油機機房這里。

    陳比叡看著,身上沾滿柴油和機油的魏瑩,說道:

    “魏瑩啊,你來咱們隊,也有一個月時間了吧……”

    魏瑩將手套抹了下來,她將紅色的安全帽,往正的戴了戴,算了算時間,說道:

    “差不多。”

    陳比叡非常欣賞魏瑩的,說道:

    “魏瑩啊,你算是咱們隊上,最能吃苦的工人了。”

    聽著隊長陳比叡的話,魏瑩趕緊謙虛的,說道:

    “隊長,您真是高抬我了。我吃的這點苦,算什么啊?咱們隊上,鉆臺上那些鉆工,吃的苦,可比我苦多了。”

    陳比叡看著魏瑩較真的樣子,他趕緊說道:

    “不是,魏瑩,我是說,你是咱們隊上,最能吃苦的女大學生。你是不知道,往日里面啊,凡是新分過來的女大學生,尤其是像你這樣的白白嫩嫩,從小沒有吃過苦的,在鉆井隊上,堅持不了幾天,就卷鋪蓋回家了。可是,我發現,你不僅沒有辭職的想法,而且好像還越干,越起勁……”

    魏瑩嘿嘿笑著,說道:

    “我從小就知道,我父親在鉆井隊上工作。而且,我父親也在鉆井隊上,工作了一輩子了。所以,我一直夢想著,有一天,我也能來鉆井隊上工作。現在,當我來到鉆井隊上工作的時候,也算是圓了我的鉆井夢……鉆井隊的工作,雖然艱苦,生活環境也苦。但是,我喜歡這里,我覺得在這里工作,能夠體現自己的價值,并且為祖國的石油事業,奉獻出自己的一份光和熱……”

    隊長陳比叡給魏瑩伸出了大拇指,說道:

    “不錯,真是一個不錯的石油女工。我相信,你在咱們隊上,一定能夠干出一番成績。”

    話畢,隊長陳比叡言歸正傳,說道:

    “是這樣的,魏瑩,你來咱們隊上,工作也有一個月了,經過個個方面的考察,我覺得,你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女鉆井工。所以,我代表隊上,給項目部打了申請,同意你留在我們隊,并且簽訂合同。”

    聽到簽合同,魏瑩高興極了。

    她知道,只要簽了合同,自己就真正的是屬于這個隊上的一份子了。

    于是,魏瑩放下了手里面的活,然后跟著隊長,來到了資料室。

    資料室里面,鉆井隊上的另外一個女工譚萍,正在收產。

    她看到隊長陳比叡,帶著魏瑩進來了,便趕忙把合同拿了出來,說道:

    “隊長,您讓我打印的合同,我已經準備好了。”

    只見,當隊長把合同拿出來的時候,他便鄭重其事的對魏瑩,說道:

    “魏瑩,是這樣的,咱們單位,用工形式,多種多樣,有合同化,合同制A,合同制B,長興工,臨時工……”

    雖然,魏瑩是石油子弟,從小也在油田的家屬院長大,

    但是,她并不知道,單位有這么多用工形式,

    同時,他也搞不懂,這些用工形式之間,具體有什么區別。

    于是,魏瑩便從隊長陳比叡手里,將合同接了過來,仔細閱讀了一遍。

    可是,當魏瑩看到,單位和自己簽的合同,竟然是長興工的時候,

    她不由的一愣,然后納悶的,說道:

    “隊長,難道我們這一批招工的子弟,簽的合同,還不是合同制嗎?”

    隊長也有點尷尬的,說道:

    “當初,你們過來的時候,我還以為,你們都是單位,從石油大學,招收的對口專業的大學生。可是,后來,我才知道,你們雖然也是大學生。可是,你們并不是石油大學畢業的……而且,你們也學習的,不是石油專業……所以,單位沒有和你們簽訂,合同制的合同,而是和你們簽訂了長興工……不過,你也不要氣餒,長興工總比臨時工,要強的多。”

    接著,隊長陳比叡就給魏瑩舉著例子,說道:

    “你瞧,一班的那個坐崗工老謝,他就是臨時工,辛辛苦苦工作一年,才能掙個一萬多塊錢。長興工的話,一年至少還能賺個三萬多塊錢呢……”

    雖然,隊長陳比叡,極力安慰著魏瑩。

    但是,魏瑩的心里面,卻非常的難受。

    她沒有想到,鉆井隊竟然要和自己,簽訂長興工的合同。

    當隊長陳比叡看到,魏瑩遲遲不肯簽字的時候,

    他也沒有為難魏瑩。

    陳比叡想了想,然后一邊往出走,一邊說道:

    “其實,我知道,你們心里肯定不甘……畢竟,你們也是大學生。只不過,你們不是石油大學畢業的,也學習的不是石油專業。所以,你自己考慮吧……如果,你想簽長興工,那么,你就簽……如果,你不想簽……那么,也沒有人逼你……”

    當隊長陳比叡出去之后,魏瑩心里非常難受的,詢問旁邊的資料員譚萍,說道:

    “譚萍,你和鉆井隊,簽的是什么合同啊?”

    譚萍是西安石油大學,石油工程專業畢業的本科生。

    她和魏瑩不一樣的是,她是單位直接去石油大學,從大學里面,招收過來的。

    而魏瑩,是作為單位的子弟,以非專業大學生的身份,在省城未央湖雙選會上,選擇來到鉆井隊的。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