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妃謀天下:浴火歸來 > 第兩百一十一章 為何她高我一等
    還在夜晚,天一片漆黑,靜的只剩下蟬鳴。

    “鷗如!幾更天了?”蘇子衿輾轉難眠,這一晚上竟然都沒怎么睡著。

    鷗如在外頭的房里微微動了動,迷糊的聲音響起:“三更天了小姐,您還沒睡著嗎?”說著便一陣稀稀疏疏的聲音,像是要起床點燈。

    “別點燈,你接著睡吧,我在想些事情……”

    蘇子衿連忙出聲制止,這才反應過來將鷗如吵醒了,不好意思的在黑暗中抿了抿,都怪她想的太過入迷了。

    鷗如聽見小姐語氣堅決,也不曾多言,很快又睡了過蘇。

    蘇子衿在黑暗中睜大了雙眼,因為困倦有些酸澀之感,沈懷瑾說過那番話后,她就無法入眠了。

    這也確實是個多事之秋,前世也是在這個時候皇上病重,諸王掙位,城中簡直血流成河,而自己不論早晚也終于成了犧牲品,雖說當了那人的皇后,可那人又有幾分真心可言呢?個中滋味只有自己才能明了。

    蘇子衿知道越到了此時自己越要定下心神決不能容許有半點差錯,她暗暗思索暗中的布局哪處可有不當之處,沈懷信此人她也算了解幾分,沒有絕對把握的時候千萬不能與他硬碰硬,而林貴妃……蘇子衿眼中露出嘲諷的光,此人雖然心狠手辣但謀慮不足。

    就這么想著這些事情,不知何時她便不自覺的困倦起來,睡了過去。

    第二日蘇子衿早早的便醒了,沒有想象中的熬夜后的困倦感,她興奮過了頭。

    “小姐,你昨日睡的那般晚?今早怎么精神這么足啊?”

    鷗如從門外走進來,清晨的她臉色粉撲撲的,加上剛才門外叫了熱水進來,看到已經醒來蘇子衿有些訝異,畢竟昨晚自家小姐三更天都沒睡著,她本來想著今早便晚點叫小姐的。

    “不知為何,可能年輕吧。”蘇子衿起身被服侍著穿衣,接著又到梳妝處坐下,微微瞇起眼睛享受著鷗如柔軟的小手按著太陽穴。

    她雖說語氣帶著也漫不經心,可內心深處覺得確實如此,重生之前的自己可能也因為年紀大了的緣故并沒有此刻的自己精神百倍。

    “今日早膳傳來了嗎?”蘇子衿繞有興趣的問身后的人。

    “奴婢已經差人喚了廚房,今日小姐起早了,他們可能要準備些時候。”鷗如將手放了下來,恭敬的福了福身子。

    她擺了擺手示意無事,起身出了臥房的門,聲音放大接著向鷗如道:“這些日子那位云小姐可能要來找我,你吩咐下去,若是看了一律恭恭敬敬的給我請進來。”

    鷗如也跟了上去,看到自家小姐像小狐貍一般的笑容,那還有什么不明白呢,只能點頭稱是。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蘇子衿笑的開心,在她看來,蘇若云有很大的可能會和自己假裝和好,而自己只需要將計就計罷了。

    兩人到了用膳處,早膳不一會兒就由幾個下面的小丫鬟恭敬的端了上來。

    蘇子衿定眼看去,共有五道菜,其中她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道肉沫蒸冬瓜。

    “怎么這些日子日日有這道菜?”鷗如站在一旁布菜,掃了一眼之后不由得皺眉,這個月這道菜已然不知上了多少次了,雖說自己小姐愛吃可也架不住日日都吃……

    蘇子衿沒有開口,卻在心中冷笑,廚房這些人慣會見風使舵的,自己在蘇家地位岌岌可危之時哪有這種待遇,現在看自己得封鄉君深受皇上寵信,這便用這些手段恭維。

    蘇子衿低下頭,掩了眸中復雜的光,可那道菜只吃了一口便再沒有動過,沒有知道這道肉沫蒸冬瓜,她早已不喜歡吃了……

    早飯時間轉瞬即逝,蘇子衿只不過用了一點兒就說飽了,歐如無奈的命人將膳食撤了下去。

    突然一道嬌俏的女聲在她耳畔響起:“姐姐可是剛用過膳?”

    她向門外來去,一只纖細玉手將簾子掀起,接著入目間便是一張清麗的小臉。

    蘇子衿果然沒料錯,蘇若云果然來了,她撐著神色未變。

    蘇若云看著門內人的冷臉不動聲色的握了握拳,接著臉上的笑意更甚,不理會屋內人沒有開口,示意自己的丫鬟掀高了門簾,不慌不忙的便走了進來。

    “姐姐可是還在生氣?”她干脆了當的在蘇子衿身旁坐下,雙手便攀上了她的胳膊,還微微的搖了搖。

    蘇子衿知道不能與平時表現太過不同引人懷疑,于是故意扮作冷臉無視她。

    蘇若云見狀暗自狠狠的咬牙,心道將來總有一日要讓這賤人好看,可她面上卻還是一派柔弱的樣子,見不被理會,像受了萬般委屈似的紅了眼眶:“姐姐可是還在怪我,我知道我那日的話確實過分了,可妹妹已經知道錯了……我們姊妹之間非要像仇人一般嗎?”

    蘇子衿面上似乎有了些掙扎之色,可心中卻冷笑道,姊妹?有這般處心積慮想要害死自己的姊妹嗎?

    “妹妹那日不是怪我壞了妹妹名聲嗎?今日怎么敢到我這處來?”她聲音有些不自然。

    蘇若云聞言臉上一僵,只能順勢接道:“姐姐勿怪,妹妹那日心神意亂于是有些口不擇言……”

    看到蘇子衿臉上明顯不信的表情,她狠了狠心索性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把,霎時間便疼出了眼淚,她又接著說:“姐姐生而為嫡女,后又被皇上冊封為鄉君哪里能懂得妹妹作為一介庶女的痛處……”說到此處她終于帶了些許真情實感,吸了吸鼻子,扭頭看向了蘇子衿:“姐姐可知那日若云為何不聽勸阻非要去百飾閣置辦首飾?”

    蘇子衿似乎是愣了,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她苦笑出聲,神情一片凄涼:“庶女本就上不得臺面,姨娘更是隨意打罵發配的玩意兒,這個道理我在很小的時候便明白了……可是”想到那日受辱她幾乎咬碎了一口銀牙:“我不懂明明都是庶女,為何她那個庶女便高我一等!”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