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爺爺是迪拜首富 > 第七百四十八章 猴子和鳳凰之戰
    莊老微微一笑,臉色平靜的說道:“說的是,我這么一大把年紀了,說出去的話,又豈能不作數呢?”

    “三天的時間,我會搬出這座山莊,到時候,這座山莊就是小凡你的了。”莊老淡淡的笑道。

    要說莊老不心疼,那肯定是假的。

    莊老或許不心疼這五個億,但這個莊老,可是陪伴了他七年了,而且,莊園里每一道設計,每一個布局,都是根據莊老的喜好所布置。

    可是,莊老也留了一個心眼。

    他說三天后,才搬離這個莊園,讓給李凡。

    想必,他肯定也清楚,三天內,羅剎回不來,就徹底的回不來了。

    這如果羅剎到時候能回來,這莊老,就等于是給李家賠罪了。

    這要是回不來的話,那這莊老,李凡,也拿不走。

    所以,莊老倒是也不虧。

    迷彩男和小頑童被猴子譏諷了一番,但卻不敢說什么。

    畢竟,在莊老的跟前,他們一向不敢造次。

    猴子揉了揉肚子說道:“莊老,這我們人都已經來齊了,還不準備上菜嗎?我可是一聽說你要請客吃飯,我故意留了一天的肚子。”

    莊老點點頭,給小頑童使了使眼色。

    小頑童走了出去,很快,那飯菜就端了上來。

    一道道小菜,都是那么的精致,莊老對著李凡說道:“小凡,快嘗嘗。”

    李凡猶豫了一下,才動了筷子。

    這是一場鴻門宴,李凡清楚的很。

    尤其那司徒飛,還特意提醒了一下李凡,讓他千萬不要來參加這場宴請。

    這里面的食物,會不會有毒?

    但李凡心想,這是莊老的地盤,他要對付自己,沒必要用毒吧?

    猴子不是邵帥,雖然猴子很厲害,但是,猴子一個人,也對付不了莊園里所有人吧?

    所以,李凡覺得,食物里應該沒有毒。

    這莊老,應該不屑用這種低劣的手段,來謀害自己。

    小菜不僅精致,而且爽口,李凡動筷之后,莊老也跟著吃了起來....

    只有那個蒙著面的女人,一動不動。

    猴子看著蒙面女子,呵呵一笑:“咋地啊,這長得丑也不能不吃飯啊,來,我喂你。”

    猴子說著,便夾起了一小塊黃瓜,用筷子遞了上去。

    而猴子的目的,自然不是喂這個蒙面女吃飯了,他是想揭開蒙面女的真實身份。

    不過,猴子失敗了。

    中途,莊老打斷了猴子的行為,并對著猴子解釋道:“她已經吃過了。”

    “吃過了?既然已經吃飽了,干嘛還坐在這里占著空子呢。”猴子陰陽怪氣的說道。

    說完,猴子一根筷子,直接扔了出去,卻被蒙面女給閃開了。

    不過閃躲的同時,蒙面女還是露出了一角。

    “為什么,我感覺你那么熟悉?”

    突然間,猴子看著蒙面女,皺起了眉頭。

    這一刻,莊老的臉上,露出了幾分怒意:“猴子,你太無禮了,我邀請你來我的地方吃飯,卻沒允許你在我的飯桌上搗亂。”

    猴子并沒有搭理莊老,而是看著蒙面女,問道:“你到底是誰?干嘛藏著掖著?”

    “我們是不是認識?”猴子盯著蒙面女,不斷的追問。

    李凡拉了一下猴子,意思是讓猴子懂點禮貌,畢竟,這可是他們的地盤上。

    而這一刻,莊老臉色一沉,說道:“猴子,如果你也吃飽了,就去隔壁的房間休息一下吧。”

    猴子搖頭笑了笑:“要我離開可以,不過,我想跟她一起離開。”

    蒙面女并沒有說話,直接站了起來,朝著隔壁的房間,而去。

    而猴子看了一眼李凡,說道:“少爺,我去去就回,那個女子的身上,有點古怪。”

    李凡有些緊張,不由的眉頭一皺,說道:“你就不覺得這是調虎離山之計?”

    猴子的臉色一怔,搖了搖頭:“我差點中了他們的圈套。”

    小聲說完,猴子重新拿起了筷子,說道:“不好意思啊,莊老,我感覺我還是沒有吃飽,還是再吃點再說吧,對了,還有備用的筷子嗎?我這就一只筷子了,怎么吃啊。”

    莊老的計劃失敗了,顯然有些不高興。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姑娘是誰嗎?”莊老問道。

    “猴子,那姑娘很可能是你的心上人,你信不?”小頑童也在一旁說道。

    猴子哼聲一笑:“你們要是不這么說的話,我還真猜不出她的身份。”

    “師姐,是你?”

    猴子回過頭,看著隔壁的房間,說道:“師姐,咱們好不容易見個面,干嘛還藏著掖著的,怎么,幾天不見,就變的不敢見人了嗎?”

    莊老的臉色微微一變,他沒想到,猴子這么快就能猜出蒙面女的身份。

    東方婉兒!

    也就是鳳凰。

    鳳凰隔了一會兒,便從隔間里走了出來,她出來后,狠狠瞪了一眼小頑童。

    要不是小頑童剛才那句話,猴子根本不可能猜出蒙面女就是鳳凰。

    之前,在鳳凰沒有背叛之前,猴子的確對鳳凰有過好感。

    同時,鳳凰也是猴子最親近的人之一。

    可惜,這個最親近的人,當初差點殺了猴子。

    以至于讓猴子對鳳凰的愛慕,也從那一刻消失了。

    鳳凰摘掉了頭上的面紗,露出了俊美的容貌,猴子呵呵一笑,說道:“師姐幾天不見,又變漂亮了嗎?沒想到啊,你竟然出現在了莊老的莊園里。”

    “對了,師姐...我聽說,你還有一個名字,叫東方婉兒?”

    猴子淡淡的笑道。

    猴子說完這一句話,東方婉兒的臉色,徹底的慌亂了下來。

    而莊老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

    顯然,關于這個秘密,只有極少數人知道。

    東方婉兒沒想到自己的身份,竟然這么快就被人戳破了,顯然有些慌亂了。

    猴子看了一眼莊老,問道:“我說莊老,你什么時候跟東方家的人,走的那么近了?”

    “鳳凰是東方家的人?我怎么不知道?我把鳳凰叫過來,單純是為了讓你們敘舊而已。”莊老連忙解釋道。

    “敘舊?是找她來跟我敘舊啊,還是讓她來殺我啊。”猴子冷冷的說道。

    “師姐,我還記得,當初我們有過約定,下次見面,就要比一比。”猴子的臉色,變得陰沉了下來。

    鳳凰的面色恢復了平靜:“我正是為殺你而來。”

    鳳凰的眼睛,這一刻,瞇了起來,看著猴子,鳳凰說道:“我也想看看,這三年來,你在老大和師傅的指導下,進步了多少。”

    “你會后悔的。”

    猴子微微一笑:“我的進步,出乎你的想象。”

    “希望你的身手,比你的嘴皮子要進步的多。”鳳凰說完,直接朝著猴子,便抓了過來。

    鳳凰穿著一身漢服,行動卻十分的敏捷,他抓過來的那一刻,侏儒小頑童突然出手,手里的兩只筷子,直接朝著猴子的臉,捅了過去。

    猴子只是不屑的一笑,直接一掌拍出,將小頑童給拍出了兩米多遠。

    “就憑你這個廢物,也想跟我比劃比劃?”猴子看著小頑童,鄙夷的說道:“真是不自量力。”

    小頑童被打退之后,那個迷彩男騰的一聲從凳子上坐了起來,然后一拳砸出,朝著猴子的胸口。

    猴子冷聲一哼,一拳迎了上來,將迷彩男給打退了好幾步。

    而另一旁的鳳凰,卻在此刻沉下了臉。

    原本鳳凰都已經到了猴子的跟前,卻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她冷冷的看著莊老,說道:“莊老,請你的人,不要干涉我們的決斗。”

    “你們先退下。”莊老狠狠瞪了一眼小頑童跟那個迷彩男。

    直接被猴子秒殺,莊老的臉上,也沒有任何的光彩。

    莊老看了一眼李凡說道:“刀劍無眼,小凡啊,咱們還是去一旁觀戰吧,省的誤傷了我們,你說是不是?”

    李凡嗯了一聲,留在這邊,不僅幫不上猴子任何忙,相反的,還有可能成為猴子的累贅。

    所以李凡站起身子,就跟莊老來到了一側。

    “這是我剛剛采摘下的新茶,嘗一嘗,味道很不錯的。”莊老心平氣和的倒了一杯茶,給李凡,可這會兒的李凡,哪還有心情喝茶啊。

    李凡的目光,心思,都在猴子的身上。

    猴子一定不能輸。

    這個東方婉兒的實力,李凡是見識過的,槍法超然,身手想必也不會差。

    李凡不由的有些憤怒,這莊老把東方婉兒請過來,肯定是為了對付猴子,而將猴子收拾了,那自己,也就成了他鐵板上的肉,任他宰割了。

    難怪司徒飛告訴自己,一定不要來聚賢山莊吃飯,顯然,這是一個陷阱啊。

    “小凡啊,你會下棋嗎?”

    莊老看了一眼李凡,隨意的問道。

    李凡搖了搖頭,說道:“現在這個時間,我沒心情下棋,莊老,我們還是改天再下吧。”

    “好,既然這樣,那就改天,我的莊園很大,莊園的后面有山有水,而且后面的樹林還可以打獵,不如,小凡你留在我這玩幾天吧。”

    莊老看著李凡說道:“反正,你父親還有兩天就要回來了,等你父親回來了,我就放你走,怎么樣?”

    李凡是眼睛,一下子瞇了起來。

    他看著莊老,這才清楚莊老的意圖。

    李凡冷冷的說道:“你想囚禁我?”

    “囚禁?干嘛說的那么難聽,你是我的侄子,我作為你的長輩,留你在我這里玩上幾天,有何不可呢?”

    莊老淡淡的說道:“怎么,小凡,你覺得叔叔會害你不成?”

    李凡搖了搖頭,看著莊老,直接冷聲說道:“莊叔叔自然不會害我,但是,我想莊叔叔,您也沒安什么好心思吧?”

    李凡不介意撕破臉皮,一如既往的虛偽下去,沒啥用,而且在這個老狐貍面前,玩心計,玩城府,自己都不是對手。

    所以,李凡來的時候,錢叔就告訴了李凡,讓李凡不要有什么的顧忌。

    不管出了什么事兒,錢叔會從身后料理。

    莊老看了李凡一眼:“小凡,你是不是對叔叔有什么誤會啊?前幾天,小頑童從你的場子里,搶來了幾個人,那都是他的不對,但是這件事兒,我可從不知情,我已經老了,很多生意,我都交給小頑童來處理了,但他不知道我們兩家的關系,所以才對你有了得罪,你不是已經教訓過他了嗎?怎么,心里還是不肯原諒我們?”

    李凡笑了笑,說道:“那件事兒,已經過去了。”

    “不過莊叔叔,昨天晚上,您的手底下,一下子死了十幾口子,這件事兒,您知道是誰干的嗎?”

    李凡說道:“是我們李家。”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