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頭狼 > 2405 今晚注定不會平凡
    四十分鐘后,yang城警局門口。

    望著身裹一套“交通協管員”制服的劉冰,我既有些無語,又懷揣幾分傾佩。

    敢在警局附近冒充交通協管員,這家伙的智商和魄力算得上我所有見過的人里排行第二猛的了,第一是白老七,那老貨當初在山城警局對面開煙酒店,每天面對近來進出的警察,愣是沒有絲毫懼意。

    鉆進車里以后,劉冰拿食指頂了頂腦袋上的帽檐,朝我微笑:“抱歉哈王先生,讓你給我們當了一下午的誘餌。”

    “我也不喜歡藏頭露尾的耗子。”我擺擺手,遞給他一支煙。

    地藏朝著鄭清樹和周德使了個眼色,仨人同時蹦下車,地藏樂呵呵的出聲:“老板,你們先聊著,我們有點口渴,到對面買瓶飲料喝,有什么事情你大聲吆喝,二十秒內肯定到位。”

    劉冰看了眼地藏開腔:“哈哈,這位兄弟對我好像有些懷疑吶。”

    “端人飯碗,就得行人之事。”地藏回以一笑。

    等人全部下車以后,我點上一支煙道:“冰哥,該說的我在電話里都跟你說的清清楚楚,就算咱倆面對面,這事兒也改變不了,我的身份地位有限,很多事情屬實愛莫能助。”

    “我理解。”劉冰一反常態的點點腦袋道:“就像咱們第一次碰面時候,我跟你說過的那樣,干我們這行得,一天當成一年過,什么時候倒下什么時候就算徹底到站,這兩天我也聯系過一些蛇皮,明白你的壓力。”

    “那就好。”我微微點頭。

    說罷這句話以后,我倆莫名其妙的全都陷入沉寂當中。

    靜了足足能有兩三分鐘后,我抽了口氣開腔:“你想跟我見一面,是為了確定我有沒有編謊話誆你對么?”

    “有這方面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想知道都有哪些人想抓我們。”劉冰摘下來腦袋上的鴨舌帽,抻手輕輕撫摸臉上的疤痢道:“輝煌公司、高氏集團,還有一個叫賈東的小團伙。”

    “賈東?”我歪了歪脖頸,表示自己從來沒聽過這號人物。

    劉冰回應道:“我的人抓著兩個在你們酒店門口盯梢的尾巴,他們自稱是賈東的馬仔,我簡單查了一下他的資料,算得上yang城汽配行里最早一批的生意人,據說他舅舅是羊城最大的老板。”

    我回過來味淺笑:“那就不奇怪了,大老板要求我最少交出去兩個人,對他而言肯定多多益善。”

    “這次來yang城,我們損兵折將,還差點變成過街老鼠,相信下次見面,我一定會給王先生一種不一樣的感覺。”劉冰朝我伸出手掌:“不管怎么說,感謝你,我這個人記恩也記仇,如果將來有機會的話,我一定會回報王先生,同理,如果有可能,我肯定會瘋狂報復這次對我們圍追堵截的那些家伙。”

    “客氣。”我拍了拍他手背道:“你那邊如果已經決定好背黑鍋的人選,那咱們就定在晚上出發吧,今晚十一點半,北環高速路口,坐白云山藥廠的送貨車離開,我相信只要出了羊城,你肯定有的是辦法回國。”

    劉冰嘆口氣道:“嗯,晚點我會讓我的人去酒店找你。”

    說完以后,他遲鈍幾秒鐘又道:“如果有可能的話,希望王先生盡量幫我兩個兄弟多多周旋,我們這種人惡貫滿盈,說老實話真的不怕死,但就怕死前的遭罪。”

    “盡力而為。”我沒敢把話說太滿。

    “還有件事..”劉冰蠕動兩下嘴角:“王先生,你應該也清楚,我們這次入境,主要是奔著白帝來的,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希望你能夠幫我..”

    “沒可能。”我直接打斷,直勾勾盯著他:“冰哥,咱們現在算朋友不?”

    劉冰毫不猶豫的應聲:“算,肯定算。”

    “朋友不為難朋友,你是我朋友,白帝同樣是我朋友,我希望你們能和平共處,當然我自己也明白這事兒的難度程度無異于我自己造顆人造衛星送去外天空。”我苦笑道:“所以咱們哪說哪了,我不會幫你做任何跟白帝有關的事情,同樣也不會幫白帝坑你們絲毫。”

    劉冰一眼不眨的注視著我的眼睛,喉結鼓動:“兄弟,價錢你可以隨便開,太大的牛皮我不敢吹,但如果你幫我,以后我和我背后的組織絕對會拿王先生當成最最親密的戰友,隨叫隨到的那種。”

    我雙手揉搓兩下臉頰,無奈的笑道:“你這個條件說老實話挺讓人怦然心動的,但事兒真不能這么干,打住吧,行么?再聊下去,我怕你我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一點友情會被吹散。”

    劉冰揪了揪自己鼻頭,朝我翹起大拇指:“你這樣的朋友,靠譜。”

    “晚上見吧,晚上我送你走。”我伸了個懶腰道:“有時間我會去你們那邊玩玩的,到時候你可別裝作不認識我手機號碼哈。”

    “隨時歡迎,賓至如歸。”劉冰爽朗的笑應,隨即推開車門跳了下去。

    目送劉冰的身影消失在街口后,我常舒一口氣。

    我見過的狠人不在少數,敢舞刀弄槍的更是多不勝數,可不論是王者商會的白狼、小佛爺一流,還是我們自家的白老七、孟勝樂,都沒有劉冰身上那股子渾然天成的兇狠感,棱角分明的長相,眼神里透著野獸似的兇光,身材雖沒有多高大偉岸,可卻能給人一種好像隨時會蹦起來咬穿你喉嚨的悍匪氣質。

    沒多一會兒,地藏、周德和鄭清樹拽開門走了進來,哥仨都很懂事,誰也沒有多問任何,地藏直接發動著車子問:“回酒店嗎?”

    “嗯。”我點點腦袋,掏出手機迅速給王嘉順、白狼發了一條信息,讓他們晚上十點前必須趕到北環高速路口。

    回到酒店不到五分鐘,李新元就帶著兩個膀大腰圓的壯漢叩響了我的辦公室門。

    “大哥,這兩位..”李新元張嘴剛要介紹,我擺擺手道:“我知道他們是身份,你去讓廚子備一桌好菜,再弄幾瓶好酒送到我這兒來吧。”

    “明白。”李新元點點腦袋。

    我不放心的叮囑一句:“嘴巴緊點,不要給人瞎咧咧,晚點我捧你當除暴安良三好市民。”

    待李新元離去后,我擺擺手招呼兩個皮膚黝黑、模樣明顯迥異于漢人的壯漢坐下,微笑著開腔:“別的我不多說了,冰哥他們離開yang城之前,你們有任何想法都可以提出來。”

    “王先生,我想用你這里的電話給爸爸媽媽聊一下。”

    “我想要女人。”

    兩個壯漢對視一眼,隨即操著不太標準的普通話開口。

    “沒問題,你去我隔壁房間等著吧。”我指了指想要女人的壯漢努嘴,然后又指了指我辦公桌上的固定電話道:“用那部電話給家里人聯系,想聊多久都沒問題,但我不喜歡麻煩,尤其是你身后事的麻煩,不要讓家里人照著號碼找過來。”

    “謝謝。”

    “多謝王先生。”

    兩人動作整齊的佝僂腰桿。

    我將煙盒拋給其中一名壯漢道:“干完你們想干的事情,就在我屋里吃點喝點,等確定冰哥他們出市,我會讓我的人舉報你們,屆時希望你們認罪時候多加一條,是我的人奮力搏斗才將你們制服,畢竟你們是我花了四百萬買回來的,不替我干點啥,我覺得虧得慌。”

    從辦公室里出來,我又聯系李新元再去找幾個陪嗨妹回來,隨即語重心長的交代他:“晚上等我電話,我給你準信兒以后,馬上帶幾個兄弟把我屋里那倆漢子按下,然后報警,怎么表彰自己,你琢磨詞兒,盡可能把黃樂樂也拉過來。”

    結束通話以后,我來到一樓大廳,一邊把玩著手機一邊思索,如果我的人生走到最后一步,我最想要的是什么,女人?財富還是一頓豐盛的斷頭酒。

    “或許我最舍不得是老婆孩子和我爸吧。”我自言自語的呢喃。

    想到家里人,我也顧不上什么時差,直接撥通江靜雅的視頻。

    插著充電器,我從傍晚的六點多,一直和江靜雅聊到晚上九點半,如果不是石恩打來電話,我還真舍不得掛斷,短短幾個小時里,江靜雅帶我看了他們生活的環境,看了我爸和她爸盤腿對飲,看了我家虎頭虎腦的大兒砸,還看了久違的藍天和白云。

    以前我一直感覺自己是個刀槍不入的鐵石心腸,孩子剛落生沒多久,我都能忍得住不去想他,可真當小家伙朝著鏡頭又哭又笑時候,我才發現,自己也不過是一介凡夫俗子,對于家庭的渴望甚至超越權勢利益。

    接起電話后,我盡可能讓自己語調表現的很平淡:“喂恩哥..”

    “讓你朋友準備一下吧,半小時后我們藥廠的車隊會上路。”石恩沉聲道:“小朗啊,你有點心理準備,我今天聽到了不少小道消息,總而言之一句話,今天注定是個不平凡的夜晚。”

    我感慨的吐了一大口濁氣:“是吶,今晚注定不會平凡,有輝煌公司,有高氏集團,還有一些邊邊角角的小團伙..”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