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豪門 > 第104章 你真的了解你姑姑嗎?
    在我下樓準備離開清風會所的時候,剛好看到徐宏開著車停在了會所門口,從車上下來的還有王陽,他在見到我后,連忙走到我面前,跟我問了句,“哥,你要去哪里啊?”

    我抬頭盯著他看了會,想說什么卻又不知道該怎么開口,最后我也懶得搭理他,直接跟他擦肩而過,只不過才剛走出兩步,我又倒回來坐上了徐宏開過來的那輛紅色馬自達。

    “走,送我回學校!”

    我語氣很堅決的跟徐宏吩咐了句,可沒想到這小子竟然不打算聽我的,他有些為難的轉頭看了眼站在車窗外的王陽,似乎在詢問他的意思,而這也莫名其妙把我給惹惱了,所以當時我就很生氣的朝他吼道:“你到底是聽他的還是聽我的?還愣著干什么,開車走啊!”

    徐宏很牽強的跟我擠出個笑容,支支吾吾了半天,還是沒打算開車走。

    直到王陽趴在車窗戶邊,跟他說道:“去吧,以后他說的算。”

    徐宏連忙點了點頭,馬上開車離開了清風會所,一路上我靠在副駕駛席上閉目養神,腦子里很混亂,徐宏不敢跟我搭話,只能老老實實的開著車,但就在車子快開到學校門口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差點被我連累的唐醫生,于是我便問了句,“唐醫生沒事吧?他在哪?”

    徐宏稍稍一愣,回道:“陽哥送他回診所了,看他狀況也挺好的。”

    我心里冷笑,“這陽哥喊得挺順口的嘛,你們認識多久了?”

    徐宏有些尷尬笑了笑,輕聲回道:“我從小在福利院長大,初中畢業之后,我就開始流落街頭,三年前因為得罪了一幫流氓地痞,差點被人給活生生打死,后來是陽哥救了我,從那時候開始,我就一直跟著他了,盡管我比他還大幾歲,但在我心中,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哥,兩年前他跟你一塊進入高中的時候,我就被他跟在了龐卓興身邊做事。”

    我呵呵笑了笑,“那就是說你也知道我的身世?”

    徐宏點了點頭,隨后又搖了搖頭,回道:“知道一點,但知道的不多,也都是陽哥告訴我的。”

    我轉頭望向窗外,只覺得有些可笑,所有人都知道我的身世,唯獨我自己被瞞了這么多年,想想也確實夠諷刺的。

    不久后,車子開到了學校大門口,此時已經天黑了,我看了下時間,剛好晚上七點,但因為今天是周六,學校也沒上課,所以看起來有些冷清,這讓我突然又不想進學校了。

    起初我是打算去李凌菲家里的,可因為才從她家里出來沒多久,我也不想再去打擾她,于是我就跟徐宏說了句,“帶我去診所吧,我想去看看唐醫生怎么樣了。”

    徐宏也沒廢話,馬上又開車離開學校,直奔診所而去。

    大概十幾分鐘后,車子停在了診所門口,我坐在車上看到診所的卷閘門拉下來了一半,里面開著燈,想必唐醫生應該也在,下車之前,我跟徐宏說了句,“你先回去吧,不用管我了。”

    徐宏哦了聲,也并沒有說什么。

    我轉身往前走出了兩步,突然又想起另外件事情,于是我又倒回來,趴在窗戶邊跟徐宏說道:“提醒你一句,酒吧的事情可不能耽擱了,我們收了別人的錢,不能什么都不做,明白嗎?”

    徐宏嘿嘿笑了笑,回道:“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

    得到他的回復后,我才放心的轉身,往診所門口走了過去,我拉開卷閘門,剛好看到唐醫生坐在沙發上自己給自己擦拭著身上的傷口,他把衣服全脫了,背上跟胸前全都是淤青,還有幾處清晰可見的傷痕,他有些艱難的一手拿著棉簽,一手拿著鏡子,在背后傷口上涂藥。

    見到我進來后,他也只是抬頭撇了我一眼,說了句,“把門拉下來!”

    我當然是很聽話的把卷閘門全部拉了下來,接著我就走到他面前,跟他問了句,“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我自己能行!”唐醫生頭也沒抬,顯然是有些生氣的跟我說了句。

    我有些哭笑不得,實在是不忍心看到他這么痛苦的姿勢,于是我就坐過去,二話不說就把他手上的棉簽搶了過來,然后開始給他背上的傷口擦藥,唐醫生當然也沒拒絕,他顯然也知道如果不找人幫忙的話,僅憑他自己是無法完成一些動作的。

    折騰了大概十幾二十分鐘,在他的指點下,我終于給他擦完了藥,不過很快,他又自己給自己配了一瓶藥水,居然給自己打起了吊針,于是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里,我們就這么并排坐著,誰也沒開口說話,他靠著沙發,把雙腳放在面前的茶幾上,我也跟他保持著同樣的姿勢。

    一直到他那瓶藥水快要打完的時候,我才開口跟他說了句,“對不起,今天連累你了!”

    唐醫生冷笑聲,“我還以為對不起這三個字對你來講很珍貴呢。”

    最%新◇-章Y節上

    我苦笑聲,“說實話,我根本沒想到我姑姑會那么對你。”

    唐醫生撇了撇嘴,一副極其不屑的樣子。

    我轉頭盯著他看了會,又有些好奇的問了句,“你當時真的認為我姑姑會殺你滅口嗎?”

    唐醫生似乎有些后怕,回道:“如果你不來的話,她一定會讓我死的。”

    我有些難以置信,又問道:“為什么這么肯定,在我心目中,她可沒那么狠心的。”

    唐醫生笑了笑,“我從她的那眼神中就能看出來,她是真的想要殺我,再說你真的了解你姑姑嗎?你知道她以前是干什么的嗎?你肯定不知道,因為她在你面前表現出來的永遠都是最善良溫柔的那一面,而這些可能只是她的偽裝而已,她的另一面也許你永遠都見不到!”

    唐醫生這幾句話,讓我陷入了沉思。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