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豪門 > 第97章 是夢?還是現實?
    當我身上手機響起的時候,是在李凌菲的提醒下,我才拿出手機看了眼,可當我看到來電顯示是姑姑打來的電話后,我當時也沒怎么猶豫,就直接掛斷了電話,我大概也能猜到,姑姑為什么會選擇在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只可惜我現在什么都不想聽,也根本聽不進去。

    我很難相信王陽所跟我說的那些事情,我也很難去接受他所跟我說的那些真相,這種狗血到在電視劇里都很難看到的情節,怎么可能就發生在我身上了,怎么可能就讓我給碰上了?

    而更讓我無法接受的是,如果這一切都是真實的,那也就意味著姑姑為了隱瞞我的身世,足足欺騙了我十幾年,這同樣也意味著,我這段時間所有的遭遇,她肯定是知道的,甚至很有可能就是她在背后策劃的,因為王陽跟我說了,姑姑很希望我能成為我父親那樣的人物,而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她想通過這種方式,先一步步把我逼上絕路,然后逼著我變強大。

    聽起來,這似乎是在培養我,為我好,但他們根本就沒有考慮到,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們也根本不會去想,我到底能不能接受這樣的生活,可能在姑姑的眼里,我就是她抓在手里的一枚棋子,她想方設法的控制我,就是想讓我按照她規劃的路往前走,這其實就是自私。

    更主要是,我很難想象那個在我眼里很溫柔,很善良,很善解人意的姑姑,她怎么可能會是這么自私的一個人?她怎么可能會為了要培養我,就狠心的害死了一個無辜的人?

    這么多年來,我始終認為姑姑只是個精神世界很強大,但歸根結底她也只是個需要人保護的弱女子而已,她到底哪來的實力,可以控制龐卓興,甚至是控制秦叔這樣的大人物?

    她到底是如何做到,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把我一步步逼上今天這個地步的?我不敢想象,如果今天唐醫生沒跟我說出那些真相的話,那最后我會被他們逼成什么樣子?這才不到半個月時間,我就被他們逼著殺了個人,這要是時間長了,那我是不是就成了殺人惡魔?

    我越想越覺得很可怕,渾身也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了起來。

    李凌菲摟著我坐在房間的沙發上,她看我這個樣子,剛開始還問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見我始終不開口,她接下來也不問了,而是用很安慰的語氣跟我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但我想告訴你的是,不管發生了什么事,請你記住,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也許是她安慰的話起作用了,不久后,我在她懷里也慢慢冷靜了下來,但李凌菲依然緊緊的抱著我,用試探的語氣跟我問了句,“剛才是你姑姑打電話來的,你確定不接嗎?”

    我在逐漸回過神后,也終于從她懷里掙脫出來,可我神情還是有些低落,我低著頭,近乎哽咽的說道:“你知道今天王陽跟我說了什么嗎?他說我從小就出生在豪門貴族,他說我父親以前在國內是可以翻云覆雨的大梟雄,他還說我母親是什么三大家族的接班人,他甚至還告訴我,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父親因為造人陷害,被逼著離開了國內,至今生死不明,而我從那個時候就開始跟著我姑姑到處漂泊流浪,你說這怎么可能嗎,這種事怎么會發生在我身上?”

    李凌菲顯然也覺得很不敢置信,她跟我擠出個微笑,同樣以安慰的語氣跟我說道:“你別聽王陽那小子胡說八道,他跟你只是同學關系而已,你們才認識多久啊,他的話怎么能信?”

    我轉頭淚流滿面的跟她說了句,“可是我信了啊!”

    李凌菲似乎被我這樣子給嚇到了,她在短暫的愣了會后,再次跟我擠出個笑容,然后伸手輕輕摟著我的肩膀,說道:“那你應該要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你別忘了,你昨天晚上才答應過我,以后有什么事情都不能瞞著我的,現在我想知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腦袋靠在她肩膀上,眼神有些恍惚,接著我就把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包括唐醫生跟我說過的那些話,也包括王陽所告訴我的那些真相,我都毫無隱瞞的跟李凌菲原原本本說了出來。

    李凌菲在聽完后,很驚訝道:“這么說你姑姑一直在欺騙你?”

    我很自嘲說道:“對,這也正是我最難接受的現實。”

    李凌菲大概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或者說她能理解這種巨大的反差,會對我造成很大的心理影響,于是她又開始跟我安慰道:“陳錦,我覺得你現在也不能把事情總往壞處想,最起碼你要跟你姑姑確認之后,你才能知道到底什么是真相,即便王陽告訴你的是真相,可我也不覺得這是什么壞事啊,你有個厲害的父親,還有個深藏不露的姑姑,這難道不是好事嗎?”

    我搖了搖頭,可是憋了半天,我也沒再開口了。

    這根本不是什么好事壞事的問題,而是我很難去接受,我過了十幾年的普通生活,現在卻告訴我有個不凡的身世,我也無法接受,那個我最為信賴的姑姑,居然會欺騙我十幾年,我更加無法接受的話,我好端端的過著日子,突然就要背負著什么使命,這跟我到底有什么關系?

    我越想腦子里的越混亂,直到最后整個腦袋都開始疼了起來。

    李凌菲可能實在是不忍心再看到我這樣下去了,她連忙跑去倒了杯水,但我不知道的是,她竟然在水里放了點安眠藥,而我在喝完這杯水不到十分鐘,就倒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我迷迷糊糊中,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是關于我小的時候,關于我的父親,我的母親。

    可我在夢里,卻始終沒有見到姑姑的出現。

    這到底是夢還是曾經的現實?

    K首》'發

    我也分不清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