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豪門 > 第1228章 到底值不值得?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袁叔,別來無恙啊!”

    無論以前兩人之間有什么解不開的矛盾,哪怕明知道眼前這個老男人曾差點害死自己,但陳錦在面對他的時候,依然保持著足夠禮貌,如果拋開當初那些矛盾不說的話,其實陳錦從心底里還是很敬佩這個男人的,因為他知道這個位高權重的男人并沒有壞到哪去,恰恰相反,他在對待自己的工作上,一向都是盡職盡責的,更主要是在老百姓的心目中,他也一直都是有口皆碑的。

    只可惜他再怎么表現出自己對他的尊敬,可袁華卻并沒有給他什么好臉色。

    此時看著陳錦一步步走到他面前,他也只是冷聲問了句,“你怎么來了?”

    依舊保持微笑的陳錦很自來熟的坐在他面前,笑回道:“過來看看你。”

    袁華心里冷笑,表面上倒是故作鎮定,“我問你是怎么進來的。”

    陳錦也不隱瞞什么,很坦白回道:“你們這小區確實不是一般人能進來的,但我恰恰就是那個不一般的人,所以我趁保安沒注意的時候,就從圍墻爬了進來,然后憑借記憶就找到了這里。”

    袁華眼神冷漠的盯著他,“你知不知道我現在就可以報警把你抓起來?”

    “抓我?”面對他嘴上的威脅,陳錦沒有半點忌憚,哪怕知道他確實可以這么做,但他依然保持的很淡定,并笑著說道,“袁叔說這話可就沒理由了,總不能因為我翻了個圍墻,你就把我抓起來吧?對,你是可以這么做,但看在我叫你一聲袁叔的份上,我相信你也不會這么做,不是嗎?”

    袁華緩緩瞇起眼睛,冷笑聲,“你小子現在尾巴翹的挺高啊,我聽說你當初離開這邊后,是去了shanghai,是不是覺得自己在那邊混的不錯了,然后就想著回來在我面前作威作福?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要告訴你的是,我才不管你是什么阿貓阿狗,敢在我的地盤上胡作非為,我就絕不會讓你得逞,我這個人向來都是公私分明,我也不會說看誰的面子上,就輕易改變自己原則。”

    陳錦只覺得有些可笑,“好一個公私分明,真是讓人嘀笑皆非啊!”

    袁華心生不滿,冷聲道:“怎么?你覺得我是在跟你說著玩?”

    “不敢不敢!”陳錦故意大笑兩聲,“只不過聽你說到公私分明,那我到想問問袁叔,當初我到底做錯了什么,能讓袁叔恨不得把我給弄死?還有既然是公私分明,那請問袁叔這兩年明里暗里對曾瑩瑩那女人的扶持,真的做到了公私分明嗎?坦白講,我不否認袁叔是一個好公仆,尤其是在真正了解過你后,我更覺得你是個值得敬佩的好官,但袁叔說自己公私分明,這我就不贊同了。”

    “姓陳的,你今天來到底想干什么?”袁華終于不再掩飾自己的憤怒,聲音提高道,“如果是為了當初我對你做過的那件事來找我算賬的話,那我只能告訴你,當初我是怎么做的,現在我依然還是下會怎么做,你也不要指望你能說服我什么,更不要指望你這次回來,還能在這邊立足。”

    保持微笑的陳錦輕輕搖了搖頭,說道:“袁叔多慮了,我并不是來說服你什么的,我也不是來找你算賬的,再說以你今天的身份地位,給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找你麻煩啊,甚至不瞞你說,當初你對我做過的那件事,我甚至都沒放在心上了,我今天來最主要就是想告訴你一個消息。”

    袁華皺了皺眉,問道:“什么消息?”

    陳錦仍然保持著笑容,“昨天我去見了胡小妹,并且我還跟她父親通了電話,作為獵人學校的校長胡關,同時也是你的大舅子,他跟我說等我父親回來了,他也會回來一趟,但他還跟我說,他可能會比我父親要先回來,因為他說他得先見你一面,只不過他在電話里并沒有跟我說,為什么要先見你,可我大概能猜到,是因為你傷了他姐姐的心,所以他很有可能是來找你算賬的。”

    簡單的一番話,可在袁華聽來卻如遭雷擊。

    這番話已經向他透露了三個信息,一是他父親要回來了,也就是當年那個在國內讓所有人聞風喪膽的大梟雄張邪要回來了,第二個信息則是告訴他胡關已經知道了他跟妻子分居的事情,那這多半也知道了他跟姓朱的那老家伙之間的牽連,而第三個信息就夠直接明了了,胡關要來找他算賬,這三個信息,無論哪一個在他聽來,也都不是什么好消息,所以此刻的他臉色變得難看了。

    說來也可笑,袁華對自己的妻子,一是深愛,二是聽話,通常只要不是工作上的事情,他向來都很聽從妻子的,但如果在那些原則問題上,哪怕妻子不贊成他這么做,他也還是會這么做,比如說他當初背地里偷偷加害于陳錦,所以真正說起來,他心底里其實還是沒那么忌憚自己妻子的。

    同樣對于自己那個老丈人,他也只有尊敬,卻從未有過半點忌憚,因為他覺得自己光明正大,身上沒有什么污點是可以被那個老丈人那出來挑剔的,但他真正忌憚的則是那個大舅子,也就是那個什么獵人學校的校長胡關,記得當初他跟妻子還沒結婚之前,胡關就極力的反對他們兩人在一起,甚至還當著他的面說他的不靠譜,只差要拿著掃把把他趕出門了,所以從那時候開始,他對自己那個大舅子向來就沒什么好感,但又因為大舅子的厲害,又導致了他對大舅子的忌憚。

    如果說胡關真的要回來找他算賬的話,他心里當然還是有些心虛的,畢竟是他做錯在先,誰讓他這么些年來偷偷的跟姓朱的來往,又是誰讓他偷偷的在背后對陳錦使絆子,甚至加害于他?

    一想到這些,袁華心里就一團糟,他抬頭看了眼面前這個似乎跟兩年前不太一樣的家伙,輕聲說道:“也許在你們看來,是我做錯了,而我也承認,我有犯過錯,但是這些年來,我所做的每一個決定,我都沒有后悔過,因為站在我的立場,很多時候我也沒得選擇,所以很抱歉……”

    他話沒說完,陳錦立即打斷他,“既然袁叔覺得自己沒做錯什么,那就不需要說抱歉。”

    “只不過我還是希望袁叔能一個人靜下心來好好想想,到底值不值得?”

    “好了,該說的我也說了,知道袁叔不歡迎我,那我就先走了。”

    沒等袁華再次開口,陳錦起身,說走就走了。

    毫不拖泥帶水。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