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豪門 > 第1002章 我是梁俊輝兒子
    少年姓梁,名叫粱守,在琉璃島上,他是當之無愧的大少爺,因為她父親就是島上的管事人梁俊輝,除此之外,這座島的主人張邪還是他的干爹,可以說,他在島上是集萬千寵于一身,一般人見到他都得老老實實喊一聲大少爺,也只有黃文奇才能把他當做是自己的徒弟看待,否則這次也不會偷偷摸摸的帶他出來執行這次任務。

    只是沒想到,這次帶他出來,竟然還讓他遇到了一個熟人。

    當夏靜怡緩緩說出自己的名字后,少年粱守心里猛地顫抖了下,事實上他是聽過夏靜怡這個名字的,因為他父親經常跟他說起以前的故事,所以也經常會提到夏靜怡這么一個對干爹癡情的女人,只是這個女人本來也只存在于他的想象中,卻沒想到今天竟然見到了真人,粱守盯著她看了許久,雖然才第一次與她見面,卻莫名覺得她有些熟悉。

    粱守回過神后,也沒跟夏靜怡說什么,而是立即來到黃文奇身邊,說道:“隊長,這女人不僅認識我干爹,她還認識我的父親,我覺得不管怎么樣,咱們得帶她一起走。”

    黃文奇皺了皺眉,很堅決道:“不行,我接到的命令是讓她回去。”

    粱守又說道:“可她真的認識我干爹啊,而且我也知道她是誰。”

    黃文奇依舊很堅決道:“你別在說了,既然我現在是你的隊長,你就必須聽我的命令,我不管他認識你父親也好,還是人是誰也好,總之我必須得執行我接到的命令,還有你現在也必須得聽我的,趕緊下船,咱們要馬上回去復命了,不要再管他們兩個了。”

    “可是……”粱守很為難的看了眼夏靜怡,他本還想繼續跟黃文奇求求情,但還沒等他開口,黃文奇就已經跳下了甲板,站在一艘快艇上朝他喊道:“愣著干什么,你下來啊!

    粱守左右為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直到夏靜怡突然跑到了他面前,一把拽住了他,近乎哀求道:“你是不是認識我?你知道我是誰對嗎?那我求你了,請你務必帶我上島上去,我真的找了很多年才找到這里來的,我不想就這么回去,你帶我走,帶我一起走,我求你了,求求你了行嗎?”

    “別別別,你千萬別這樣!”粱守拉著他的雙手,安慰道,“你先別著急,要不這樣吧,你給我一個聯系方式,等我回去了,我讓我干爹主動聯系你,到時候他會讓你去見他的,不過今天我不能帶你走,我們接到的命令是放走你們,我不能違抗命令。”

    夏靜怡拼命搖頭,“不,我不走,要走我也是跟你們一塊走……”

    粱守本還想繼續安慰她,可夏靜怡這次完全是豁出去了,竟撲通跪在了粱守面前,哽咽著說道:“我必須要見到張邪,而且是越快越好,我有很多事情要跟他說,我一分鐘也不想耽誤,我求求你了,求你帶我去見見他,只見一面就行了,我求求你了!”

    粱守哪受得起她這一跪啊,他趕緊把夏靜怡從地上拽起來,當真是想哭的心都有了,最后他一咬牙說道:“你先冷靜點,要不我再去給你想想辦法吧,你等我一會。”

    他邊說著,立即從甲板上跳了下去,來到黃文奇身邊后,他直接說道:“隊長,我決定了,要不你跟兄弟們先回去復命,我把這艘漁船開到島上去,我要帶她去見我干爹。”

    “你瘋了嗎?”黃文奇一把拽住他的衣領,怒道,“我既然帶你出來了,你就必須得聽我的命令,我都跟你說了,我接到的命令是放了他們讓他們回去,你難道還沒明白嗎?”

    粱守有些不解道:“明白什么?”

    黃文奇有些無可奈何,說道:“你爹讓這個女人來島上,但他并沒有跟大老板說,現在大老板已經知道這個女人來找他了,而且也知道了她就在這艘漁船上,可是大老板現在根本也不想見她,所以才會下令讓我放他們回去,如果我要違抗命令私自把他們帶到島上去的話,就算是你父親不責怪我,可要是被大老板責怪起來,我不得脫層皮?”

    粱守想不明白,“我干爹為什么不想見她?他為什么要這樣?你知不知道,她找我干爹找了多少年?這眼看著就要找到了,現在又要把她趕走,換成你,能就接受得了嗎?”

    黃文奇冷笑聲,“抱歉,我只執行命令!”

    他邊說著,立即跟手下吩咐道:“準備回程。”

    可就在這時候,粱守猛地從快艇上跳了出去,他雙手抓住漁船的邊緣,直接爬到了甲板上,站在快艇上的黃文奇有些傻眼,朝他大喊道:“你干什么啊,你給我下來。”

    粱守搖了搖頭,大喊道:“你們走吧,不要再管我了!”

    黃文奇氣的直跺腳,但他顯然也無可奈何,最后他也只能帶著兄弟們先打道回府,而上了漁船的粱守,在來到夏靜怡面前后,說道:“夏阿姨,其實我知道你是誰,因為我父親經常跟我提起過你還有小雪阿姨,哦對了,忘了告訴你,我叫粱守,我父親就是梁俊輝,我干爹是張邪,既然你是我父親邀請來的,那不管怎么樣,我都得帶你去島上。”

    夏靜怡有些不敢置信,嘴唇蠕動著說道:“你……你是梁俊輝兒子?”

    粱守點了點頭,“對啊,看著不像嘛,不過我確實跟我父親不像,我比較像我母親,倒是我妹妹長得比較像我父親,只是可惜啦,我妹妹不在島上,你也見不到她。”

    他邊說著,又立即朝那位年輕船長吩咐道:“還愣著干啥,去開船,繼續往琉璃島方向前進!”

    年輕船長哪還敢說什么廢話,老老實實跑到了駕駛艙。

    而此時夏靜怡卻忍不住紅了眼睛,她很狼狽的坐在甲板上,雙手抱著自己的膝蓋,把腦袋埋在膝蓋間,一直哭個不停。

    粱守輕輕嘆氣,卻也說不出什么安慰的話來。

    他能做的,就是帶她去島上見干爹。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