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豪門 > 第909章 一條情報線
    江曉燕辦事效率很高,才不到兩天時間,她就把那位胖子王忠的身份背景給查了個遍,更效率的是,她還親自在今晚跑了趟藍夢灣夜總會,把資料遞到了我面前,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她現在對我的態度是越來越差,說話語氣兇巴巴的不說,還總是不給我半點的好臉色看。

    當然我也不會在意,因為我知道她就是這么個臭脾氣,不說還好,要是說她兩句的話,只會惹得她更生氣,所以時間長了,我也懶得去計較那么多了,反正我知道她對我沒惡意就行。

    在我認真看那份關于胖子王忠的資料時,江曉燕就一直安靜的坐在辦公室沙發上。

    按照資料上的顯示,這個王忠確實有些身份背景,但也沒夸張到哪里去,不說跟古家那姐弟倆相比較,哪怕是跟黎文嘻,跟許家兄妹倆相比,這個王忠顯然也算不上是什么公子哥,因為他父親早在幾年前就死了,他當年倒是繼承了父親的家產,可因為經營不善,導致他父親留給他的那些家產被他敗的一干二凈,如今他除了擁有那家射擊俱樂部外,名下已無任何的資產了,就連房產都沒有一套,至于他存在銀行的錢有沒有上千萬上億,這個就很難去調查了。

    事實上這份資料看到一半的時候,我就沒啥興趣了,倒不是說瞧不起這個胖子,只是對現在的我來講,實在是沒那個精力去拉攏一個無關痛癢的人了,目前我身邊有燕青鋒和徐彥虎,有黎文嘻還有那位包小凡,有許家兄妹以及那位不打不相識的李楓,有這些人在身邊,就已經足夠我去擴展人脈了,所以對于一個連屁都不是的胖子王忠,我當然有理由不把他放眼里。

    不過看到后面的時候,我突然又來了興致。

    王忠所創辦的忠山射擊俱樂部,雖然他是實際控制人,但背后竟然還有個大股東,資料上顯示,這個大股東姓趙,原名叫趙平安,來頭不詳,可仔細想想,能在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建一個如此規模巨大的射擊俱樂部,這要是沒點背景的話,根本就不能辦到,先不說那么大的地皮是如何搞到手了,但就是那些手續以及批文,你要是沒點熟人的話,可能也辦不下來。

    可我不相信王忠有能力去處理這些很麻煩的事情,所以我猜測,他能創辦這家俱樂部,估計多半都是他背后那個大股東的功勞,那由此說明,他背后那個大股東想必是來頭挺大的。

    只可惜,資料上并沒有關于這個大股東的詳細介紹。

    除了一個名字外,也沒人知道這個大股東到底是那位神仙。

    而就在我不打算繼續往下看時,江曉燕突然提醒了我一句,“你之前跟我說,這個男的是在跟那位王明珠相親時,然后你跑過去認識的,但我想告訴你的是,我從頭到尾都沒調查到這個王忠跟王明珠的家人有什么交集,所以我認為王明珠跟你說王忠是家里人介紹的,這話可能是她撒謊了,當然我也不是說王明珠有什么壞心思,我只是想建議你等下最好找她問清楚,也許是有人利用了她,她自己不知道,當然也有可能是背后針對你的人在給你下一盤大棋。”

    我皺了皺眉,說道:“要照你這么說的話,那這事當真是可大可小了,必須得問清楚。”

    江曉燕撇了我一眼,什么也沒說,就繼續低著頭,看著手里的一本時尚雜志。

    我在終于把那份資料一字不漏的看完后,然后也起身走到了江曉燕面前,看她對我愛搭不理的樣子,我很好奇的跟她問了句,“兩天前夏靜怡找到我,說她要離開上海,而且短時間內也不會回來,估計這會她應該早就不在上海了,那我倒是想知道,既然夏靜怡不在了,你調查的這些資料都是從哪里來的?我不相信沒有夏靜怡的幫忙,你能查到這么多的詳細資料。”

    江曉燕似乎有些不悅,但她還是坦白跟我回道:“夏總是已經離開了上海,但早在半個月前她就已經找過我了,并給了我一份天大的禮物,按照夏總自己說,她在上海經營了十幾年的人脈關系,其實也是相當于打造了一個秘密的情報部門,本來這個部門是絕對不會讓任何知道的,可就在半個月前的那一次,夏總不但跟我講到了這個部門的情況,并且還直接把這個部門交給了我負責,她為了讓我管理起來更得心應手,還特地帶我去見了幾個部門內的員工。”

    “這些員工無一例外都是分散開來的,他們其實很多都有自己的本職的工作,只有當夏總需要他們的時候,他們才會迅速的行動起來,只不過如今是換成了我來對他們下命令了。”

    “這個王忠的資料,就是我前兩天下令去讓他們去調查的。”

    “從這次的效率來看,這些人似乎還挺靠譜的。”

    我有些不敢置信,“夏靜怡真的把這么重要的情報部門都交給你了?”

    江曉燕有些不耐煩的點了點頭,“是的,還要我回答幾遍?”

    我尷尬一笑,想起那天夏靜怡跟我說再也不會管我了,我突然覺得有些愧疚,她雖然嘴上說不管我,可她把自己經營了那么多年的一條情報線全部交給了江曉燕,這就足以說明了她之前對我說的話,可能也只是口是心非而已。

    我心里突然覺得有些愧疚,但我找不到夏靜怡了,也無法當面跟她說一句對不起。

    不久后,江曉燕先回家去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坐在辦公室發呆。

    而就在我也準備回去睡覺的時候,秦興突然跑進辦公室里,說道:“老板,我剛才看到許玉香跟她一個閨蜜來咱們酒吧了,可她現在還懷著孕,你說她怎么能來夜店這種地方?”

    我皺眉想了會,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于是我馬上讓秦興帶我下樓。

    而果然如秦興所說,我站在二樓,剛好能看到許玉香跟她那位給古永才當秘書的閨蜜,但看到許玉香貌似也在喝酒,這讓我很氣憤的跑到了樓下,然后走到了她們面前。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