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豪門 > 第846章 古風扳回了一局
    在跟我扯了半天犢子后,古風終于打住了,他先是跟我笑了笑,隨后又冷不丁伸手在身旁那位陸河腦袋上拍了一巴掌,把陸河拍的兩眼懵逼,但這還沒完,他緊接著又抬腳把陸河直接給踹到在地上,嘴上還跟著氣不過的大大咧咧罵了起來。

    而無論他怎么動手,陸河始終不敢還手,甚至連屁都不敢放。

    愣是打過癮后,古風才慢慢收手,然后轉頭跟我笑呵呵說道:“陳兄,雖然我并不知道今晚到底發生了事情,但我很清楚我這兄弟的德行,用腳指頭想都知道,這矛盾肯定是他挑起來的,所以我也不想替他辯解什么,可剛才你也看到了,我已經狠狠教訓了他,要不陳兄看在我的面子上,就饒過他這一次,保證他下次不敢了。”

    我瞇眼盯著他,笑著道:“你這陳兄喊的挺順口嘛,真把我當兄弟了啊?可惜我這人不太喜歡跟人稱兄道弟的,所以很抱歉,你的面子在我眼中并沒有那么值錢,當然你要是不想再把事情鬧大的話,其實也很簡單,先讓你這兄弟跟我朋友道個歉,然后剛才說好的,你這兄弟得賠我朋友五萬塊醫藥費,你要有的話,就現在拿出來,然后帶著你兄弟滾蛋,或者你讓人把錢送過來,反正我有的是時間等著。”

    一聽到我這話,本來一直保持微笑的古風笑不出來了,他面無表情盯著我看了會,似乎猶豫了一會,才開口跟問了句,“聽你這意思,是非得要把事情鬧大才行?”

    我微微一笑,“不就五萬塊錢嘛,難道古大少爺連這點錢也拿不出來?”

    古風冷眼盯著我,“我仔細想了想,咱倆好像也沒啥仇恨,但我怎么總感覺你一直都跟我們古家的人過不去啊,那天在擂臺賽上,我姐明明已經要認輸了,可你還想對她動手,有你這么欺負人的嗎?就算這沒什么,但后來你又當著我們姐弟倆放下狠話,說要把我父親踩在腳下,我特別想知道,我們古家是得罪你了還是什么?又或者說是你覺得自己敢跟魏然那老家伙叫板,膨脹了,然后也想踩一踩我們古家?”

    面對著他的質問,我聳了聳肩,“隨便你怎么想,但一碼歸一碼,今天這事總得有個解決方法才行,而且你要知道,我現在已經足夠給你面子了,我只開口說要五萬塊錢,可沒說要五百萬,五萬塊錢對你古大少爺來講,當真就有那么難拿出來?”

    古風很不屑道:“這可不是錢的事情。”

    他邊說著,又立即轉頭望向朱碟,說道:“這位哥們,剛才我兄弟應該是跟你鬧得矛盾吧,你叫啥來著,哦,想起來了,你是叫朱碟吧?記得兩年前在一次商會上,我好像見過你,聽說你自己創業,發展的風生水起,身價幾十億啊,可我要沒記錯的話,你旗下有一家互聯網公司好像是我們古家投資吧,怎么,現在牛叉了,也想跟著你身邊這位朋友到處敲詐了是吧?我看你這不挺好的話,五萬塊要來干什么?”

    朱碟臉色瞬間慘白,一副很手足無措的樣子。

    可也沒等他開口,古風便問了句,“給我個面子,這事就這么算了,怎么樣?”

    朱碟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連忙點了點頭,這讓我稍稍有些失望,但如果站在他的立場上,我其實是可以理解他的,只是今天這事已經發展到這地步了,我似乎也沒有妥協的余地了,要真的就這么讓他們兩人走了,那這豈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

    于是我很快說道:“還是一碼歸一碼,就算朱碟不要那五萬塊錢醫藥費,但這五萬塊我要了,理由很簡單,你這兄弟打擾了我們吃飯,總不能就這么說算就算了!”

    古風終于有些惱怒道:“姓陳的,你非得要跟撕破臉才滿意?”

    我很不屑道:“咱們半點關系都沒有,撕破臉就撕破臉,誰在乎啊?”

    古風伸手指了指我,“你夠狠,那如果我就這么帶他走了,你能把我怎么樣?”

    我心里冷笑,“那你試試看嘛,我不動手,但不代表我身邊這位大叔不會動手,哦,想起來了,外界都傳言古家姐弟倆身手很厲害,你姐的厲害我已經嘗試過了,但還沒見過你出手,那剛好可以趁著今天這機會,讓你好好顯露一下,怎么樣?”

    在我這話剛說完,一直站在我身旁的秦興下意識往前踏出一步。

    古風臉色逐漸變得陰沉起來,他撇了眼面前的秦興,似乎在猶豫要不要出手,其實對我來講,我當然是樂意見他出手的,一方面可以試探下他到底多厲害,另外一方面也算是再給他們古家人一點教訓,反正臉已經撕破了,也沒什么好顧忌得了。

    只是很可惜,古風終究還是認慫了,“你厲害,老子認輸行不行?”

    他邊說著,立即拿出手機走到一邊打了個電話出去,但也不確定他是叫人拿錢過來,還是想要搬救兵過來,可對我來講,都無所謂了,他要真敢叫人過來的話,我肯定也不會慫,大不了就當街打一架,打得過最好,打不過跑路就行了。

    可在等了大概十分鐘后,只看到一輛紅色路虎緩緩開來。

    緊接著從車上走下來一位穿高跟鞋的女人,起初我還以為是古風把他姐喊來了,但定睛一看,來的人竟然是孫婉茹,她手里提著個袋子,已經朝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她在見到我的時候,明顯愣了下,甚至停了下腳步。

    不過很快,她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走到了古風的身邊。

    古風笑呵呵從她手里接過袋子,還不忘說了句辛苦了,緊接著他便走到我面前,把袋子朝我遞了過來,說道:“錢在這里,就當是給你今后的醫藥費了!”

    對于他嘴上這諷刺的話,我也不生氣,但就在我準備伸手去拿袋子的時候,他突然松手,直接把袋子丟在了地上,然后笑著說道:“你們繼續,老子不陪你們了!”

    我臉色陰沉盯著他,只是也沒給我開口的機會,他立即轉身拉著孫婉茹走了。

    在路過綠毛龜陸河身邊的時候,他還不忘一腳踹過去,“愣著干啥,還不滾?”

    就這樣,他們三人大大方方的從我面前消失。

    我雙手死死捏著拳頭,彎腰,撿起了地上的袋子。

    本來穩贏的一局,又硬生生被古風扳回了一局。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