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豪門 > 第794章 暗殺(中)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這是飛鏢生前最喜歡拿在嘴邊念叨的一句話,沒想到最后還成真了,雖說不是死在那少婦的懷里,但最起碼死前還過了一把癮。

    只是相比起丟掉的一條命,這代價也未免太大了些。

    而殺他的人也就是主動投靠陳錦的那位中年男子秦興,為了除掉這位飛鏢,這些天他可花了不少時間才摸清楚這死胖子的行蹤,如今也總算是成功得手了。

    可接下來還得處理后事,而最麻煩的自然是那位已經被嚇傻的少婦。

    在親眼看到飛鏢倒在自己眼前后,這穿著睡衣露出半個肩膀的性感少婦似乎都忘記了大喊,她被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臉色慘白,全身抑制不住的顫抖。

    當秦興朝她緩緩走來時,她只能艱難的往后移動,一直靠在旁邊的柜子上,她終于有些崩潰,猛地起身跪在了秦興面前,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用腦袋往地上磕頭,邊說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

    秦興本是打算連她一塊除掉的,免得再節外生枝,但后來想了想,也確實有點下不了那個狠心,再加上他也特地調查過這少婦的背景,是個結過婚的女人,她老公雖說常年在外出差,但如果真讓她突然就失蹤的話,那她老公肯定會報警,而一旦讓警察摻合進來的話,搞不好就會被警察順藤摸瓜查到他頭上來。

    所以在權衡之下,他最終還是沒打算要殺人滅口。

    一直走到少婦跟前后,他手里拿槍,緩緩蹲下身子,然后用槍口挑起少婦的下巴,沉聲說道:“李芝,三十歲,結婚兩年,沒有孩子,租房住在閔行區的一個城中村里,多年都沒有工作,再加上老公跑運輸常年在外,所以忍不住寂寞就開始在外面亂來,這半年來,一共跟不下三個男人睡過,后來認識了出手大方的飛鏢,于是就把他當成了搖錢樹,兩個月時間,你在他身上賺了多少錢?”

    名叫李芝的少婦眼神無比驚恐,她只覺得眼前這中年人是個惡魔,殺人不眨眼就算了,居然連自己的底細都都查的一清二楚,那一刻她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可強大的求生意識又促使著她不停掙扎,她一直在心里吶喊,不想死。

    “他總共給了我現金八萬塊,送了我兩個包,一塊手表,還給我買了大概兩三塊錢的衣服鞋子,加起來有十幾萬,但他給我的錢我一分都沒用過,你如果想要的話,我可以全部給你,只求大哥能放過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少婦邊說著,情緒徹底崩潰,已然泣不成聲。

    可秦興卻只是冷笑聲,語氣冰冷說道:“我要真想殺你的話,你以為你能活到現在嗎?但如果你要不想死的話,那也好說,起來吧,咱們再好好聊聊!”

    秦興率先起身,走到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少婦李芝猶豫了半響,在站起身的時候,下意識伸手把吊帶睡衣提到了肩膀上,總算是遮住了她那半裸的身子,可一見到坐在沙發上的秦興,她就忍不住的雙腿發顫,再轉頭看了眼倒在血泊中死不瞑目的飛鏢,她又被嚇得半死,只能戰戰兢兢走到秦興面前坐下,可她也只敢半邊屁股貼在沙發上。

    秦興下意識撇了眼少婦胸前,卻依舊平靜如水,那把槍還被他拿在手上,輕輕拍打著沙發扶手,而他每拍一下,眼前的少婦心里就顫抖一下,她生怕眼前這惡魔會突然舉起槍對她來一槍,不過好在等了許久后,秦興也并沒有如何為難她。

    最終,是少婦忍不住,主動開口說道:“大哥,我……我雖然不知道你為什么殺了那胖子,但你放心,這件事我肯定會爛在肚子里,我絕對不會跟任何人說,另外只要你放我一條生路,我……我也愿意為你做任何事情,大哥,求求你好嗎?”

    秦興嘴角勾起個冷笑,饒有興致的問道:“真的愿意做任何事情?”

    一聽到這話,再見到秦興那明顯是暗示的笑容,少婦心里一喜,沒有任何猶豫的就站起身,然后走到秦興面前,二話不說就一屁股準備坐在秦興的大腿上。

    只可惜,還沒等她坐下,秦興猛地伸手把她給推出去了。

    少婦踉蹌著倒在了沙發上,卻又馬上爬起來跪在地上,邊磕頭邊求饒道:‘大哥,大哥我錯了,我……我以為你是想要我陪你睡覺,所以我……”

    沒等她把話說完,秦興立即打斷她,輕笑聲,“求生欲還挺強的嘛,只可惜,我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而且不單單對你,我其實對所有女人都沒有興趣,知道為什么嗎?我想你肯定猜不到,不過告訴你也無妨,若不是以前當兵的時候受過傷……換做我年輕時候,以你這姿色,我肯定不會放過你。”

    少婦抬頭,只覺得有些絕望。

    她怎么也不會想到,一個男人說到自己那玩意不行的時候,竟然是如此的平靜,可這也只會讓她感到更加的可怕,她無法想象,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惡魔?

    而就在她正愣神時,秦興緊接著又說道:“實話告訴你吧,我的目標只是地上那死胖子,既然他已經死了,那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本來按照我以前的個性,我肯定也要對你殺人滅口,但看在你長得不錯的份上,倒也可以饒你一命,只不過今天的事情,單是讓你爛在肚子里,肯定不行,所以你還得幫我做一些事情。”

    少婦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你說,不管什么事,我都做。”

    秦興冷冷盯著她,一字一句道:“去廚房拿把菜刀,把那死胖子頭砍下來。”

    本以為這少婦肯定是沒那個膽子的,卻沒想到他話音剛落,這少婦果斷就站起身跑到廚房拿了把猜到出來,雖說在走到胖子尸體面前時,她稍稍猶豫了會,可求生欲望愣是讓她蹲下了身子,然后一刀一刀,硬生生砍下了死胖子的那顆腦袋。

    她全程閉著眼睛,一刀又一刀砍下去,腦袋砍斷后,她還對著地板在砍。

    要不是秦興走過去拉住她的話,估計她還得繼續往下砍。

    最后,她終于神情崩潰,蹲在地上痛苦不已。

    秦興顯然是有些小看了這少婦,但這少婦的表現卻讓他很滿意,或許心里也是有些同情這少婦的絕望,他心里嘆了嘆氣,從口袋里拿出兩張照片遞給少婦,輕聲說道:“這是你老公出軌的證據,回去后跟他離婚,然后離開上海重新生活吧,另外你要記住,你砍了這死胖子的腦袋,現在你也算是殺他的同犯了,你要是敢報警的話,那首先得想想你能不能承擔那個后果,還有,如果哪天我要知道我被警察通緝的話,那在被抓前,我肯定會先找到你,然后殺你全家,記住了嗎!”

    少婦戰戰兢兢點了點頭,伸手拿過那兩張照片,竟開口說了句謝謝。

    秦興也懶得再多看她一眼,便開始了善后的工作。

    一個小時后,他跟少婦同時離開這棟別墅。

    只不過他手里還多了一個盒子。

    里面裝著飛鏢的頭顱。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