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豪門 > 第767章 叫徐彥虎的女人
    眼前這女人的強大氣場跟夏靜怡不同,夏靜怡那是常年跟生意上的人打交道,才逐漸養成的女王氣質,可眼前這女人卻像是那種經歷過多次生死后,磨練出來的一股子逼人英氣。

    我當時愣了半響,硬是被她那眼神給盯的有些背后發涼。

    好在燕青峰及時跟她介紹道:“徐姐,這位就是我昨晚跟你說的那位朋友,他叫陳錦,我可是勸了好久才把他勸過來,徐姐要是信不過的話,大可以親自跟他先來一場熱身賽。”

    一聽到燕青峰這話,我心里當真是苦叫連天,老子都還沒答應要參加這什么狗屁比賽,這娘們竟然就想著讓人跟我來場熱身賽,這不是故意要切斷我的退路嘛,只不過也沒等我開口,燕青峰又馬上轉頭跟我介紹道:“這位就是我剛才跟你說的那位俱樂部老板,徐彥虎。”

    徐彥虎,一個女人的名字里竟還帶個牛氣沖天的“虎”字,這倒是有些稀奇。

    而也就在這時,名叫徐彥虎的俱樂部老板立即朝我伸手,臉上堆滿笑容,說道:“陳先生你好,很高興你今天能來,聽燕青峰說你是個格斗高手,雖然沒跟你較量過,不過以我多年的經驗來看,應該是錯不了了,至于什么熱身賽,就沒必要了,我相信燕青峰選的人不會錯。”

    我心里松口氣的同時,也禮貌的伸手跟她握了下。

    隨后,這位徐彥虎便邀請我和燕青峰兩人坐在了沙發上。

    本來我還有些拘謹,但徐彥虎卻很直截了當,跟我說道:“陳先生,雖然我并不太清楚燕青鋒是如何勸說你過來的,但既然你今天來了,那我這邊有些事情,肯定也要事先跟你說清楚才行,所以在這之前,你也不用急著做決定,等我說完后,你再考慮下是否能幫這個忙。”

    相比起之前燕青鋒對待我的態度,這位徐彥虎顯然就要講道理多了,至少她沒有一開口就跟我說什么好話,也更沒有半點瞧不起我,所以不知不覺中,我對她也慢慢多了一絲好感。

    在我點了點頭后,徐彥虎很快說道:“這家俱樂部是我三年前回國后創辦的,也算是耗費了我不少心血,但在最開始的時候,俱樂部走的很艱難,甚至差點就要倒閉,好在后來遇到一位老板,他給我投資了一千萬,占了俱樂部一半股份,才讓我挺過來的,不過那時候我們說好的,他只占股,不參與管理,但經過這兩年的發展,俱樂部已經完全走上了正軌,并且也已經開始盈利,可也不知道為什么,那位老板前段時間突然找到我,說要買走我的全部股份。”

    “他給我開出的價格是五千萬,說實話,這個價錢其實是很厚道的,要換做別人的話,可能不會多想,直接就賣了,但我并不想賣,因為這是我三年辛苦打拼來的心血,我怎么可能舍得賣出去,所以當時我就很干脆的拒絕了他,可那老板也沒放棄,后來還找我談了幾次,談到最后他干脆就威脅我,說如果我不賣給他的話,他有的是辦法從我手中奪得俱樂部的控制權,再后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兩年前跟我簽投資協議的時候,在合同上動了點小手腳,一旦真打起官司的話,他確實有辦法從我手里把俱樂部的控制權給奪走,于是我就親自找他談,本是想跟他求情,但談了很久才跟他達成協議,那就是這次舉辦的擂臺賽,如果我的人奪冠了,他就不再干預俱樂部的發展,但如果是他的人奪冠了,那我就必須得把我所有的股份全賣給他。”

    “雖說這個協議在我看來很操蛋,可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了。”

    在徐彥虎停頓的時候,我很好奇問了句,“你自己參賽難道不行?”

    徐彥虎苦笑回道:“我要是能參賽的話,那也就不用勞煩你過來了,可是不行啊,因為我跟那老板說好的,無論什么時候,我絕對不允許參賽,所以后來我就找到了燕青鋒幫忙。”

    我有些無語道:“徐姐,你俱樂部經營了這么多年,手底下就沒個厲害的選手?”

    徐彥虎有些無奈道:“有倒是有兩個,只不過這兩個還太年輕,不僅是年齡不大,經驗也并不豐富,如果只是讓他們去對付一般的選手,那肯定沒問題,可真要對上那種高手的話,那估計就只有挨揍的份了,所以這不就找到了燕青鋒,因為我也聽說了,她身邊那個陳響馬身手很不錯,本來都說好了讓陳響馬參賽,可就在昨晚上,她卻臨時決定說要換成你來參賽。”

    我皺了皺眉,又問道:“徐姐就沒有師兄師妹什么的嗎?還有你那些戰友呢?”

    徐彥虎搖了搖頭,“不行,我那些戰友都在國外執行任務,他們根本沒時間來。”

    我輕輕哦了聲,緊接著又跟她問了句,“我要答應你,輸了怎么辦?”

    徐彥虎嘆氣回道:“真輸了的話,那還能怎么辦,只能認命了。”

    我輕笑聲,故意陰陽怪氣的跟她說道:“徐姐,雖然我沒法理解你為何會如此在意這家俱樂部,但真要我說的話,我覺得五千萬賣出去,其實也是可以的,可即便是你不想賣的話,那你也不能把最后這點希望寄托在你一個不熟悉的人身上啊,你們真當我是什么三頭六臂嗎?”

    這次徐彥虎沒說話了,而是轉頭望向了身旁的燕青鋒。

    兩人眼神對視,不知為何,突然沉默了下來。

    直到燕青鋒開口說了句,“輸了不怪你,但前提是你不能敷衍我們。”

    我心里嘆氣,只覺得今天是沒法躲過去了,于是我又跟徐彥虎問了句,“徐姐,你能不能告訴我那位老板到底是誰,叫什么名字?我可不希望到時候得罪的是個很大來頭的人。”

    徐彥虎也爽快的跟我回道:“這老板確實有些來頭,姓古,叫古永才。”

    我心里猛地一顫,姓古,難不成是上海古家的人?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這次比賽我參加定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