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豪門 > 第619章 審訊
    按理說在轄區發生的案件,應該由當地分局辦案,但也不知道為什么,那兩位警察在把我控制后,竟然直接把我帶到了市公安局,然后把我丟在一間審訊室里,本以為會馬上有人過來對我進行詢問,可是等了將近半小時,也根本沒人來找我問話,這讓我也有些心里不安了。

    主要是這審訊室太封閉了,待的時間長了,會覺得有些壓抑。

    但我也并沒有很慌張,因為早在動手前,我就猜到了他們會把我抓起來,我甚至也做好了最壞的心理準備,不過我也相信,孫婉茹肯定會想辦法把我從這里撈出去,畢竟我這是為了救她才冒險的,現在就看警方這邊到底什么態度了,如果他們打定主意要收拾我的話,那搞不好后果還真可能會很嚴重,比如說要先把我給拘留起來,然后再給我扣上一頂殺人的帽子。

    可即使如此,我也并沒有后悔我今天所做的一切。

    因為在當時那種情況下,我只能相信我自己。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我有些昏昏欲睡的時候,審訊室的門終于被推開,我猛地睜開眼,見到的是一男一女兩位警察,兩人都穿著制服,男警察大概二十五歲左右,很年輕,身材也很高大,就是看起來的嚴肅樣子,像是刻意裝出來的,相比之下,眼前這位女警就要自然的多,她面無表情走到我面前坐下,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一股子冰冷的氣質,年級有些看不透,像是三十多歲的少婦,也像是二十多歲的朝氣女孩,但她長得是真他媽好看,尤其是穿制服的樣子。

    像這種顏值,在警隊應該就是警花級別的女人了。

    只是這氣質太冷淡了,給人的第一印象不太好。

    可這也不并不妨礙,我對她顏值上的欣賞。

    #《wH唯:一正D=版(,#d其他}{都…是盜hE版0H

    從她走進審訊室的那一刻開始,我的眼神就沒離開過她,從上到下,然后從下到上,最終我的眼神停留在她的胸前,可能是因為穿著制服的緣故,看起來倒也不算是嬌挺,但不得不承認,這女人的身材是相當好的,很適合我這種御姐控分子,就是不知道她有沒有生過小孩。

    在兩人都坐下后,那位年輕警察先故意咳了兩聲,似乎在警告我眼神不要亂看,但我壓根沒搭理她,繼續望向坐在我面前的女警,這是一張很精致漂亮的臉蛋,越看越覺得很好看。

    “陳錦是吧,你知道我們為什么要把你帶到這里來嗎?”

    年輕警察先是開口跟我問了句,他故作嚴肅的樣子一點也不嚴肅。

    可我也還是老老實實回道:“我知道,你們想要問什么,就直接問吧!”

    年輕警察愣了下,似乎有些受不了我了,他拿著手里的筆敲了敲桌子,怒道:“你眼神看哪里呢,給我嚴肅點行嗎?我現在要問你幾個問題,能不能做到如實回答我,能不能?”

    我終于轉頭望向他,沒好氣道:“你說話聲音不好聽,讓這位小姐姐問吧!”

    “放肆!”年輕警察有些氣急敗壞,“你以為這是什么地方,你……”

    話還沒說完,沒想到旁邊這位女警立即打斷了他,緊接著她便抬頭盯著我,眼神冰冷,甚至讓人生出一絲寒意,但好在她也沒有怎么為難我,而是先跟我說了句,“我從警十年,曾經也有無數犯罪分子在這間房里想要調戲我,結果無一例外都被我丟進監獄里,請問你怕嗎?”

    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只可惜,我就不吃這一套,所以我也大膽的回道:“小姐姐,你要搞清楚,我可不是什么犯罪分子啊,你看我這么老實的一個人,像是個壞人嗎?倒是小姐姐你,從一進來開始,就板著副臉,搞得像是我欠了你錢一樣,咱們就不能和和氣氣的聊天嗎,你們要問啥就問唄!”

    女警冷笑聲,“姓名,年齡,家庭住址,給我念一遍。”

    我強擠出個笑容,當然也老老實實按照她的吩咐念了一遍。

    緊接著,這位女警也沒跟我繞彎子了,她直接進入正題,又問道:“是誰允許你跑去打傷狙擊手,然后對兇手開槍的?你知不知道這么做有多危險?你知不知道你已經涉嫌犯罪了?”

    我呵呵笑回道:“沒人允許我這么做,是我自己決定要這么做的。”

    女警皺眉盯著我,“假如你沒有擊斃兇手,你知道會有什么樣的后果嗎?”

    我聳了聳肩,微笑回道:“我當然知道,而也正是因為我知道,所以我才會果斷的開槍,至于你所說的假如,我覺得這事不存在的,因為我很相信自己的槍法,我有信心擊斃兇手。”

    女警嘴角勾起個邪魅笑容,“好,就算是你對自己有信心,那么我請問,是什么樣的原因促使你這么去做的?另外我還想知道,你跟兇手是否認識?”

    我猛地皺眉,怒道:“小姐姐,這話啥意思?難不成你還以為我跟兇手是一伙的啊?我他媽還倒想問問你們是不是跟兇手一伙的呢,在那種情況下,明知道兇手情緒很激動,而且人質也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結果你們遲遲拿不出解救人質的方案,請問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還繼續這么拖下去的話,會是什么后果?老子這是幫了你們的大忙,你們應該感謝我才是!”

    “嘴巴給我放干凈點,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這話是從年輕警察嘴里說出來的,他似乎想要嚇唬我。

    可我依舊沒搭理他,而是繼續又說道:“看你們問來問去也沒問到關鍵的問題,索性我就坦白跟你們說吧,當時兇手挾持的人質是我老板,我主要負責給她開車,并保護她的安全,直白點說,我就是她的保鏢,那作為保鏢,在老板出事的時候,我當然要想辦法救她啊,我指望不了你們,難道我還不能自己出手啊?就這么簡單而已,你們愛信不信,該咋地就咋地吧!”

    女警點了點頭,也并沒有生氣,但她還問了我最后一個問題。

    “你的資料上顯示,你今年還不到二十歲,也沒有過服役的經歷,那么我想請問,你那神乎其神的槍法,是從哪里學來的?這個問題很重要,你必須要老老實實的回答我。”

    我抬頭盯著她看了會,一時間不知道怎么開口了。

    難不成我要告訴她我在獵人學校的事情?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