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豪門 > 第583章 攤上事了!
    在我進了洗手間后沒多久,姜鳳年也跟著走了進來。

    H永I久免{o費g}看l◇小}Y說、√0X!

    他就站在我身旁,邊放水邊跟我說道:“你在杭州的事情,我都聽說了,本來以為你應該不會這么快離開,沒想到這才過了一個年,居然來到了上海,看來你接下來是打算在上海發展了是嗎?雖然我知道你對我沒啥好感,但如果有需要我幫上忙的地方,你可以隨時來找我。”

    我心里冷笑,回了句,“感謝你這么看得起我,但我不需要。”

    姜鳳年轉頭跟我莞爾一笑,“好吧,既然你不領情,那我當然也不強求,不過我還是得提醒你一句,上海可不比你在杭州,凡是都要小心點,千萬不要再把自己給逼上絕路了。”

    我拉起褲拉鏈,懶得再聽他說下去,直接轉身走到洗手池前。

    可就在我洗手的時候,姜鳳年又來到我身后,說道:“剛才許洋說你因為許知了得罪了那位李楓,據我所知,那王八蛋可不是個什么好惹的人,他現在沒找你麻煩,但不代表以后不會找你麻煩,我勸你還是小心點為好,當然你要是想要我出面的話,或許我可以幫你處理。”

    一聽到他這話,我實在是有些不耐煩了,轉頭跟他說了句,“我知道上海是你的地盤,我也知道你在上海可能有些實力,但你不需要跟我炫耀什么,因為我根本就不羨慕,即便是哪天我真的走投無路了,我肯定也不會去找你,再說了,李楓這件事情,我自己已經解決了。”

    姜鳳年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你解決了?怎么解決的?”

    我冷眼盯著他,“你真以為我在上海就可以隨便被人欺負了?”

    也沒等姜鳳年開口,我便轉身往洗手間門口走去,但才剛走到門口,姜鳳年又追上來,說道:“等等,還有件事得告訴你,我跟謝文靜這個月底訂婚,到時候你會來參加嗎?”

    我心里一顫,頭也沒回道:“放心,我不會去的。”

    姜鳳年似乎很滿意,“那就好,我放心了。”

    本來也沒什么,可一聽到他這話,我沒來由的一陣怒火,轉身走到他面前,咬著牙說道:“我可以接受謝文靜選擇你,我也可以接受你們的訂婚,但如果讓我知道,你敢對她有半點的不好,那到時候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我這個人別的本事沒有,但揍人的本事還是有的。”

    姜鳳年眼神驚恐的盯著我,終于閉上了嘴巴。

    再次回到包廂后,姜鳳年大概是不想再跟我同框出現了,于是就找了個借口離開,這時候包廂里也就只剩下我跟許家兄妹兩人了,聽說我等下要陪許知了去參加同學生日會,許洋當時就把妹妹給訓斥了一頓,“人家都陪你一天了,你怎么還要纏著人家不放,不就是個同學生日會嗎,我開車送你去不就行了嗎?人家陳先生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哪能天天陪著你啊。”

    許知了很不服氣道:“婉茹姐姐說了,他今天沒事,所以我才讓他陪我的。”

    “你……”許洋有些無話可說,看的出來,他其實是疼愛自己妹妹的,于是他又轉頭跟我笑著道,“陳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啊,我這個妹妹實在是被慣壞了,估計挺讓你厭煩的吧!”

    我一陣汗顏,有些尷尬的回道:“沒事,我答應她的,就讓我陪她去吧!”

    許洋立即端起酒杯跟我象征性碰了下,說道:“老是叫你陳先生,顯得生分,剛好我比你年長幾歲,你要不介意的話,要不我以后就叫你老弟吧,這起碼叫起來,顯得很親切。”

    我連忙回道:“當然沒問題,能讓許哥看得起,是我的榮幸。”

    其實我對許洋還是挺有好感的,因為跟他接觸了幾次,發現他確實也是屬于那種很講道理的人,而且情商也很高,再加上他們許家在上海也有些勢力,所以我也很愿意跟他交朋友。

    一直到晚上八點,我們從私房菜館出來。

    許洋因為喝了點酒,所以就叫了個代駕開車回去,而我就馬上開車帶著許知了前往她同學的生日會現場,就在這附近不遠的一家KTV,叫金色年華,許知了跟我說這應該是全上海最高檔的KTV了,一般人根本就玩不起,她那幫同學既然能在這里訂到房,那說明家世也不簡單。

    到達目的地后,我把車停好,然后跟著許知了在三樓找到了她同學訂好的包房,一間超大的包廂,里面果然裝修的非常豪華,無論是沙發茶幾這些,還是音響設備,都堪稱頂尖配置,就連他媽的喝酒的杯子都格外不一樣,反正我是從來沒見過這么高大上的KTV包廂。

    讓我比較意外的是,包廂里的人也并不多,加上我跟許知了兩個人,也才十五個,所以坐起來就顯得非常寬敞,今晚的主人是一位戴眼鏡的小帥哥,長得白白凈凈,高高瘦瘦,屬于那種現在比較流行的小鮮肉類型,在見到我跟許知了進來時,他連忙迎了上來,本來還想跟許知了討個擁抱,結果被許知了一把給推開了,接著這丫頭就摟著我的手臂,說我是她男朋友。

    因為剛才那位小鮮肉特地把音樂給關了,所以許知了說的話大家也都聽到了,于是所有人都把眼神放在了我身上,小鮮肉更是盯著我看了許久,一臉的不甘心,還有不敢置信。

    直到有人打破了沉默,“知了,這逼玩意是誰啊?你不會是找了個搞傳銷的吧?”

    可能是因為我今天穿了套西裝的緣故,所以這人還以為我是搞傳銷的,不過看起來確實也挺像的,因為這衣服是昨晚參加拍賣活動時穿的,今天也沒衣服換就穿了出來,再加上我還把本來系在脖子上的領結給取了下來,所以看起來也的確是有些不倫不類。

    但許知了很來火,直接懟了一句回去,“你他媽才像搞傳銷的呢,不說話會死啊!”

    沒等那人開口,站在旁邊的小鮮肉連忙問了句,“知了,這真的是你男朋友嗎?”

    “對啊,我騙你干什么,我們都已經談了半個月了,我都跟他求婚了!”

    “你說什么?你跟他求婚了?”

    包廂里一群人都傻眼了。

    直到外面有人突然推開了包廂的門,緊接著走進來的是兩位滿臉橫肉的社會男子,其中一人剃著光頭,對著在座的人,語氣兇狠說道:“剛才在廁所里,是哪個狗日的朝我腦袋上丟煙頭的,給老子站出來!”

    一句話,把大家都給嚇到了。

    很明顯是有人攤上事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