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豪門 > 第286章 謝兵終于成長了
    “可以跟我聊聊你姑姑嗎?”

    接近凌晨時分,我跟謝文靜坐在床上,她剛才特地跑去樓下買了些處理傷口的藥品,開始重新給我包扎背后的傷口,相比起曾瑩瑩,她包扎的手法顯然有些笨拙,但她更溫柔細心,還會不停的找話題跟我聊天,來緩解我背后的疼痛,于是聊著聊著,突然聊到了我姑姑。

    一想起姑姑,我內心瞬間就進入了平靜的狀態,笑著道:“姑姑是我見過的這個世界上最漂亮最溫柔最聰明的女人,她有兩個名字,一個是她的真實名字,叫柳韻芝,后來因為帶著我到處逃亡,為了掩人耳目,她給自己又另外取了一個名字,叫陳雨墨,在我心目中,我只認識跟我相處了十多年的陳雨墨姑姑,我不認識那個叫柳韻芝的姑姑,不過我也是后來才知道,原來陳雨墨這個名字是我母親的名字,而我生下來后,就一直是跟著我母親的姓氏。”

    “在我們那個村子里,姑姑的美貌可以說是人盡皆知,我記得在我小的時候,還老是有人來我們家提親,想要給姑姑介紹男人,當然無一例外都被姑姑拒絕了,再后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沒人敢來家里提親了,我當然也很慶幸,因為我并不希望姑姑會嫁給別的男人。”

    “姑姑在鎮上開了個花店,每逢趕集的時候才會開門營業,其實她并不怎么會做生意,因為每次有客人進店了,她都愛理不理的樣子,甚至連笑都不笑一下,不過我知道,這就是她的性格,很多人都覺得她是個很神秘的女人,可是在我眼里,她一點都不神秘。”

    “我不太清楚姑姑跟我父親之間當年發生過什么,我唯獨可以肯定的是,我跟姑姑并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我還知道,在姑姑眼里,父親是個讓她敬佩的梟雄,所以她從不允許我說父親哪怕半點不好,她把我養這么大,一直都希望我能把我父親當年失去的一切都奪回來,一直都希望我能給父親報仇,但是她又不敢告訴我真相,她怕我接受不了,所以她那些年一直都在處心積慮的給我鋪路,她希望我能按照她給我鋪好的路,一步一步往前走。”

    “只可惜,我并沒有她想象中的那么有用,再加上后來我在無意間又得知了一部分關于我身世的真相,我當時確實很難接受,甚至有種自暴自棄的念頭,最后姑姑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把我送到了那所獵人學校,經歷了幾個月的磨練,最終我也接受了所有的現實。”

    “其實我很清楚,我現在所做的每一件事,姑姑都是看在眼里的,而我又不想讓她對我很失望,所以我只能想盡辦法往上爬,我不在乎付出什么樣的代價,甚至有時候想想,我覺得我自己也根本不是為了要去完成那些使命而努力拼搏,我只是不想讓姑姑對我失望而已。”

    “姑姑對我來講很重要,比任何人都重要。”

    '◎看…3正版+章;√節上I%…

    當我說完這些后,謝文靜也終于給我包扎好了傷口,她讓我靠在床頭,然后給我蓋好被子,而她也立即爬過來跟我坐在一起,她絲毫不介意的把腦袋靠在了我肩膀上,并抱著我。

    她微閉著眼睛,臉上似乎洋溢著很幸福的笑容,輕聲說道:“有機會一定要見見你姑姑。”

    我伸手也摟著她的肩膀,笑回道:“一定有機會的,我想姑姑應該也會喜歡你。”

    謝文靜很開心的往我腦袋上蹭,接著又跟我問了句,“剛才你跟我說跟你作對的那個人已經被你除掉了,那接下來你有什么計劃嗎?有沒有是需要我能幫上忙的地方?”

    我搖了搖頭,“怎么能把你給牽扯進來呢,至少現在我還不想讓你跟我去承擔這些,至于我接下來的計劃,說實話,我也沒想好,不過現在主要的任務,那當然是要做好善后工作,我以前的老板死了,合伙人也失蹤了,但他們留下來的爛攤子還得收拾,這個事情要是辦好了,那以后我可能就真的鯉魚跳龍門了,要是沒辦好,那也許就得重頭再來,反正我也已經做好各種心理準備了,我不怕去面對,所以你也不用太擔心,我也沒到走投無路的地步。”

    謝文靜點了點頭,“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面對著她對我盲目的信任,我有些不解的跟她問了句,“你現在也知道了,我目前干的那些事情其實都見不得光,甚至成了殺人犯,難道你就一點都不害怕我嗎?”

    謝文靜緊緊抱著我,輕聲回道:“我害怕,我害怕有一天你會突然離我而去,但我并不害怕你現在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我說了,我不想做個庸俗的女人,所以我才愿意跟你在一起!”

    我下意識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口,心里只能感慨,這真是個傻丫頭。

    可是謝文靜卻一點不覺得自己很傻,她今天跟我出來開房,似乎也做好了所有的準備,她甚至主動吻上我,這讓我心里有些糾結,只可惜在欲望的驅使下,我也開始把持不住。

    我們瘋狂的抱在一起,我們慢慢滑落到被子里,她任由我雙手在她身上游走,她也沒有任何的掙扎,讓我脫下了她的衣服,可就在我們即將要融入一體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我被驚醒了過來,但是謝文靜卻依舊抱著我,喘息著說了句,“不用管!”

    這三個字仿佛給我注射了一支興奮劑,讓我再也不能自拔,可是她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還是一直在響,最后吵得我們兩個實在是有些受不了了,謝文靜才爬起來接通了電話。

    不是她父親打來的,而是她那個逗比弟弟謝兵打來的。

    謝文靜開了免提,很不耐煩問了句,“干什么啊?”

    她那個逗比弟弟連忙說道:“姐,你真的跟我陳哥在開房嗎?那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不過我還是得說兩句,不耽誤你們太長時間,是這樣的,剛才你們走了后,我跟老爹也吵起來了,你知道他給你介紹的那個人是誰嗎?是姓姜的那王八蛋,反正我是不支持你跟那王八蛋在一起的,所以就跟老爹吵了兩句,后來他說也要停掉我的信用卡,不過沒關系,這些年我也存了不少私房錢,都是過年收的紅包,姐你到時候沒錢用了,記得找我啊,我陳哥那窮逼沒什么卵錢,你就不要用他的錢了,你要錢就找我要,不行的話我現在就給你轉一點?”

    “你說完了沒有,說完了我掛電話了!”

    “姐,你再等等,我還要再跟你說件事情……”

    沒等他把話說完,謝文靜立即掛斷了電話,跟我笑了笑,說道:“我第一次覺得謝兵這小子終于長大了,還知道心疼我,看來這些年我是真的沒有白疼他!”

    我微微一笑,有些尷尬的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謝文靜這才發現自己連衣服都沒穿,她很害羞的用被子蒙住腦袋,說了句,“你轉過身,我要去洗個澡。”

    我苦笑著轉身過去,謝文靜立即爬起來走進了浴室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