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豪門 > 第159章 這世界真小
    “你……你是在叫我嗎?”

    這話不是從我嘴里說出來的,而是從咱們的寢室長張峰嘴里說出來的,他睜大著自己的兩只眼睛,也不知道哪來的自戀,一副表情很夸張的樣子,似乎人生處在了最巔峰狀態。

    只可惜白衣女孩卻搖了搖頭,然后伸手指著我,笑著道:“我叫他!”

    張峰當時就覺得有些尷尬,呵呵笑了笑,“原來是找我老弟啊,你們認識?”

    白衣女孩先是搖了搖頭,但很快又點了點頭,回道:“前幾天認識的!”

    張峰立即伸手摟著我的脖子,腦袋湊在我耳邊,嘀咕了句,“等下再找你算賬。”

    隨后,他便轉頭跟身旁的韓厚德說了句,“韓兄,我們先回宿舍吧!”

    兩人跟白衣女孩揮了揮手,在走的時候,張峰還給我拋來一個意味深長的壞笑,讓我有些哭笑不得,直到他們走了后,我才跟眼前的白衣女孩問了句,“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白衣女孩笑容燦爛,沒有絲毫害羞的樣子,她反而還很大方的當著我的面,伸手理了下自己被風吹散的發絲,這一幕注定是要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現在我總算是明白我為什么會對她有好感了,不是因為她長得多好看,而是在我眼里,她就像是我曾幻想中的那個鄰家姐姐。

    “也沒什么事,就是想謝謝你那天晚上送我回家!”

    白衣女孩說的還算比較真誠,按理說,我這個時候完全可以說一句不用謝,以彰顯自己的高尚品格,再接下來我還可以繼續跟她套近乎,然后拐彎抹角要到她的聯系方式。

    就算是不能跟她發生點什么,可要是能交個朋友,那也足夠了。

    只可惜,我當時完全沒那個想法,反而是很沒情商的說了句,“謝謝就不需要了,但是那天晚上打車送你回家,花了我十二塊錢,我覺得你還是先把這十二塊錢還給我吧,行嗎?”

    白衣女孩當時就傻眼了,但笑的卻更加燦爛了。

    許久后,她才開口跟我說道:“你這人還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不過我就欣賞你這種直性子的人,要不這樣吧,這錢我就不還你了,反正也沒多少,不如我請你吃個宵夜,如何?”

    美女請吃宵夜,這是多少男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可我依舊傻乎乎的回了句,“我肚子不餓,還是給錢吧!”

    白衣女孩似乎拿我沒辦法了,我以為她會覺得我是個很小氣的人,然后對我很失望,再然后把錢給我,轉身就走,可沒想到她竟然也耍起了小性子,語氣很堅決說道:“兩個選擇,要么現在跟我走,我請你吃學校附近最好吃的宵夜,要么你回你的宿舍,錢你也別想要了。”

    我一陣汗顏,沒好氣說了句,“你這人也太不講道理了吧?”

    白衣女孩似乎忍著笑,“你不按套路出牌,那我也可以不講道理啊!”

    一聽到她這話,我大概也意識到自己這是遇到硬茬了,所以在仔細想了想后,我便跟她說道:“算了,吃宵夜就吃宵夜吧,不過我得提醒你,我這人很能吃的,小心把你吃破產!”

    白衣女孩冷哼聲,很不服氣道:“盡管吃,我有的是錢!”

    于是,我便跟著她往校門外走去,她走在前面,我走在她后面,看著她背著那把大提琴,似乎有些艱難,于是我就好心的跟她說了句,“美女,你這提琴很重吧,要不我來背?”

    本以為她會客氣的說謝謝,然后堅持自己背,卻沒想到她也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因為就在我話音剛落,她就馬上把背后的提琴塞給我,笑著道:“就等著你說這句話呢!”

    我一陣汗顏,心里感慨,這女人還真是個讓人頭疼的尤物。

    接下來,她又邊走邊跟我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嚴曉燕,名字是不好聽,但這是我爹媽取的,我也沒辦法,以后你可以叫我燕姐,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叫我姐姐!”

    我輕笑聲,說道:“姐姐可不能亂叫,再說你也不能確定我比小啊!”

    自稱叫嚴曉燕的白衣女孩笑著道:“姐姐今年已經讀大三了,肯定比你大!”

    我當然知道她比我大,但我就是不想叫她姐姐,因為我知道只要我開了這個口,以后要想再跟她發生點什么關系,恐怕就很難了,所以我就故意保持沉默,也不想跟她討論這個。

    好在她也沒有強迫我什么,而是跟我問了句,“你呢,不介紹下自己?”

    我輕聲回了句,“陳錦,前程似錦的錦,名字比你的好聽多了。”

    白衣女孩點了點頭,在這個問題上,她似乎沒底氣跟我爭。

    不久后,她帶我來到學校后門的那條美食街上,來來往往很多人,可能是因為我拿著這么大塊頭的大提琴,再加上又有美女陪伴在身邊,所以一路走過去,回頭率居然還挺高。

    最終,她帶我走進了一家專門賣龍蝦的店里,里面很多人,好位置都被占了,所以我們只能在最角落里找了個位置坐下,我把大提琴放在身旁,與面前的白衣女孩面對面而坐。

    服務員過來點菜的時候,她很大方的把菜單遞給我,說了句,“隨便點!”

    我當時就抱著能宰多少是多少的心態,毫不留情的點了好幾個菜。

    可是點完后,她拿著菜單看了下,似乎很哭笑不得跟我說道:“你就這點出息啊?點了這么多,全是挑便宜的點,連人家這里的招牌口味蝦你都沒點,你是在替我省錢啊?”

    -{更◇》新QH最C*快d上|y.

    她邊說著,然后自己又加了幾個菜,甚至沒經過我的同意,還要了兩瓶啤酒。

    等服務員走了后,她終于跟我認真了起來,說道:“那天晚上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也不想瞞你,其實我當時還是挺清醒的,要不然我也不可能認出你來,但那天也確實是喝多了,心里很難受,最主要是我出來的時候沒帶手機錢包,所以就跟你耍了個小心眼,然后……”

    “然后你就允許我送你回家了?”我很沒好氣的打斷她,又有些惱火的跟她說道,“這幸好是遇到我了,要是換成哪個對你有想法的人,你真的就不怕人家把你怎么樣嗎?”

    她很無所謂道:“可我遇到的就是你啊,沒有什么幸好不幸好的,而且我堅信,我這輩子絕對不會再有喝醉的時候了,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就不需要你來教育我了。”

    我撇了撇嘴,也懶得再跟她廢話了,可就在這時,我眼角余光突然撇見了一位熟悉的身影,起初我還以為自己眼花了,但仔細一看,那正是當初在火車上遇到的那位女孩謝文靜。

    除此之外,在她對面還坐著一位年輕男孩。

    兩人也正在吃著東西,相談甚歡的樣子。

    我有些感慨,這世界也太小了吧?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校花的全能保安

极速赛车